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度量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林纯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九月27日

家庭聚会闲聊中。

伯父A:“德胜家的大目小子好能耐啊!前些天结婚摆了一百来桌,聘礼一送就是宝马洋楼呢。”

伯父B鼻孔里“嗤”了一声,道:“你就不记得十年前你是怎么说那小子的?‘没个鬼用还学人家当古惑仔!’人家说打哪儿就打哪儿,打完了,大家都晓得跑就他杵在原地跟木头似的。每次还不都是德胜低声下气来求你去牢里捞他出来。人家是‘吃一堑长一智’,那小子是‘吃一堑长一蠢’,每回办完事都不晓得要落跑。见过蠢人,就没见过蠢成这德行的。”

伯父A:“那倒也是,不过那也是十年前了嘛。人家现在……”

伯父B:“屁啊。你说这小子能耐在哪?他后来不是拜在村长儿子那儿当手下?每次忘记跑路只好给人家背黑锅。村长那头都看不下去,支给他一份在采砂船那当工头的差事。 你就是把傻耗子丢到油水里它也晓得多喝两口吧?”

伯父A:“哎呀,人能蠢到这份上,也算是一种能耐吧。”

我在一旁听着笑得人仰马翻。一开始,赞伯父B眼神好,一眼就看穿这“大目小子”几斤几两。可转念一想,他们又各自有理。伯父A的尺子是“有没有钱”,一把具有社会普遍使用性的尺子;这把尺子的方便之处在于,无论你是君子还是瘪三,勇者还是懦夫,都不作为考虑因素,你只要告诉我你有多少资产我就能给你排出个高低。伯父B的尺子是“有没有真能耐”,一把重视个人核心价值,但又免不了争议的尺子:正如伯父A说的,蠢到一定程度了也算是能耐,正如我们说凤姐极品到一定程度了也算是能耐,正如宅男说我魔兽打得狂厉害了算是一种能耐,宅男他妈说半份稳定工作都没有半碗饭都吃不上算个屁能耐。

还在学校里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身边到处奇葩,天上掉下来的,地里冒出来的,还真忘了这些奇葩之人什么时候就来到了自己身边。我曾要在科学上找到这种现象的解释,比如磁场学,分子运动学之类。后来我想,从心理和社会现象角度上讲,这些奇葩们是端着他们的尺子在尘世里头找同类的,比如“是不是有理想”、“是不是够奇葩”、“是不是够有才”。最后聚成“奇葩大观园”,演绎了“奇葩破事一箩筐”,足以让外头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幻想我们过着多么“火树银花”的生活。当然,我们也用共同的尺子互相肯定,从而粉碎了很多“社会规则”对我们攻击。不过这两年,奇葩们毕业了,一个一个散落天涯,不知道他们正在经历着什么样的改变和坚持。

打那以后,形形色色的尺子伸到我面前,种类之多让我大开眼界。我发现,人们除了会借来社会上通用的尺子以外,还会把自己的想法和处境(一般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境况)做成一把尺子,用来度量别人。我的第一次有撕裂痛感的“被度量”经历便来自一位亲密朋友。

人物背景介绍

我:白天在实验室刷瓶子,倒腾DNA,晚上在独自灯下看文献,准备GT的学士后。负收入。

朋友A:白天在其工作领域如鱼得水,晚上在家过着丰富幽默家庭生活的城市白领。经济独立,生活和谐。

那时,经济拮据,饭吃不饱的我,和朋友A聊大天,高谈阔论谈理想、科研、人格。不知道A后来是不是忍无可忍,他做了一句评价:“没有经济独立的人便没有资格谈人格尊严。”我嘴里像被塞进一把土,无话可说。经济独立在当时,是我的软肋。手握着任何有关经济价值的度量尺,就能轻易把我打倒,因为我知道我现在里做的事在可见的未来也不见得会有多大经济产生,现下里更是只有消费没有生产。腥味随后在嘴里蔓延开去,以致于我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开怀。然而凭借一把“经济价值”的尺子就可以把人判为“没有资格谈人格尊严”吗?我虚度光阴了吗?我无所事事吗?我荒废思想了吗?我不再提升自己了吗?不是。我每一天都在密集地思考,奋力提升专业和语言能力,对抗着各种社会攻击,“苦大仇深”状地成长,我的不同只是没有走在为大部分人预设路的轨道上。我像个活人一样生活,怎么没有资格谈论人格尊严?

某某亲戚是个成功的公务员了,于是他认为家里的小孩去当公务员是世界上最好的选择;哥哥姐姐结婚了幸福了,于是他们催促弟弟妹妹也该赶紧结婚才会幸福;女人婚姻失败了,于是她要女儿知道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男人婚姻失败了,于是他要儿子知道女人都是贪得无厌的。于是那些孩子都迷失了。

这个社会就是,公执一尺,婆执一尺,谁也说服不了谁,谁都在自圆其说。我也把我的经历做成了一些尺子,用来度量自己。

“随大众是很安全的,一个人隐藏在大众之中,还可以时不时地冒出来对那些走歪路的人来顿指责。旋即隐藏回去,即自我满足又避免被报复伤害,因为他们是不能被辨认出来的。

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一名大众,我对自己的最低要求是,不要跳出来指责那些在尝试走另一条路的人们,他们是在为自己开拓,是真真正正在尝试为人。”

已有4条评论 »

  1. 只要“每一天都在密集地思考”,那么当下似乎没有结果的努力,都会在将来的某些时刻发挥让你意想不到的作用。借着这段的好运气,加油!

  2. 向博主学习来了。希望博主快乐~

  3. 你知道正如有些人理所当然地健康成长外,还有些人是无法被纳入到正常的体系中的。他们孤独地疼痛着,或者是先天的不足,或者是意外的打击,或者纯粹只是不想过格式化的生活。他们不能接受或忍受教条和既定的程序,以自己内在的逻辑活着,散淡闲逸,自生自灭,有的异样敏感,有的才华惊人,但始终游离于主流之外。你不能以不健全来概括他们的生活方式,因为体系的规律未必调教出健康的物种。给予空间是很必要的,把一切野草闲花剿灭除尽只是徒劳。
    ———摘自豆瓣《痛是必要的承受》

  4. 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