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辛辛回忆录:童年囧忆续集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郭隆兴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十月31日

零花钱的一些囧事

小时候和大部分玩伴一样,家里都很穷,一般“行情”是每天一毛钱的零花钱。除了极个别有五毛钱(家里开碾米厂或者在外面做生意的)。于是,每天怎么花这一毛钱,成了小朋友们最大的话题:买弹珠,还是买糖果呢?

小时候很喜欢路过sf家,和他一起上学。但是有一天到他家的时候,传来阵阵哭声。进去一问,才知道那天他拿不到一毛的零花钱。囧。我怎么劝都没用,他还是坐在门边的地板上哇哇的哭鼻子,他年迈的奶奶无助的站着。最后只好一个人去上学了。

那时候还小,公路还没有从学校的操场穿过,于是,操场是相当大的。课间和小朋友们一起在操场的泥土地上“打羊牌”,拍得手指头都是土,有时候还划出血来。记得有一次,发现地上掉了一毛钱,不知道谁家孩子丢的。那瞬间,思想斗争可激烈了:老师说,拾到东西要上交,可是,可是,又忍不住嘴馋,那可是我们一天的“工资”哦。一不做二不休,小脚丫往那钱上一踩,等着上课铃声响(真一秒一秒的时间,真是煎熬啊,心里不断得做着思想斗争,有负罪感来着)。终于等到上课,然后,最后一个离开,将一毛钱收入囊中。嘿嘿。后来发现,那一毛钱花的真不是滋味,买的零食也没平常的好吃。或许,那个丢了一毛钱的孩子正在某个墙角默默的流泪呢。于是,后来遇到地上掉的钱,感觉很可恶,因为它曾经带给我负罪感。可是,再后来,慢慢长大,偶尔跟朋友提起这件事,发现,跟我有一样经历的人不少哦,毕竟,我也丢过钱嘛。O(∩_∩)O哈哈~

第一次把女孩子弄哭

这个,现在想起来,真的不可思议。就叫“橙子的故事”吧。都是橙子惹得祸。正如第三节说的,当时我们的行情是每天一毛钱的零花钱。橙子是我们不敢奢望的水果,因为一个橙子值我们好几天的零花钱。偶尔家里有一个橙子,也是切开四块甚至六块,大家一起吃的。那天,wyy居然带了一个橙子来上课,当时她和我同桌来着。这个橙子霎时间就吸引了众多同学的目光。可是,纠结的是她不知道怎么吃这个橙子,因为没有带水果刀(当时我们没有水果刀的概念,都是家里的菜刀,显然不会带到学校的)。印象很深,当时我自告奋勇,为她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把她的橙子放在门缝里,然后把门关上,橙汁就流出来了。可是,我忘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这橙汁会流到谁的嘴里吗?

我不仅仅自告奋勇,还一马当先,当时负责执行的就是我,我二话不说,就把她那橙子往门缝里一塞,门一关,橙汁全流到地上了。悲剧啊。可怜的wyy一下子就哭出来了。我为这个担心了好几天:老师会不会批评我,她哥哥会不会打我……

最后,不了了之,我心里还是有点阴影,毕竟,人生第一次把女孩子弄哭嘛。啊啊。

第一次偷钱

就这一次,真是人生的污点啊。

就像前面两节说的,每天只有一毛钱的零花钱,但那时候特喜欢“逛街”(其实就是到每个小杂货铺去看看一毛钱究竟能买到什么好吃的,其实店里面我们能买得起的东西还真不少,因为老板知道大部分小孩子的零花钱都是数以毛计的)。可是,有一天,发现了一个方形塑料盒子装的,看起来很酷的东西。仔细一看,是荔枝汁。特想喝,当时,吃到一颗荔枝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奢侈了,哈哈。可是,一问,需要一块多。囧,那可是大半月的零花钱哟。

慢慢攒钱吧?不行的,大半个月没吃零食会疯掉的。怎么办呢?夜里都梦见那个很酷的包装盒,哎哎。忍不住打开了家里的每一个抽屉,我知道妈妈买菜还是有几毛的零钱留在抽屉里的。于是,悄悄的,我拿了两张皱巴巴的一毛钱,还有好几个硬币(那时候的硬币是一分钱面值的),不敢全部拿走,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紧张得快要哭出来。第二天,拿了一张绿色的两毛钱纸币…… 噩梦般的五天过去了,加上自己还没舍得花的零钱0.5元,终于凑够了那盒荔枝汁。妈妈居然没有发现钱少掉,我的天呐,幼小的心灵第一次经受着负罪感的折磨,同时,又生怕那个日思夜想的东西被卖光。

于是,第六天,一个背着破书包的小屁孩,站在村子里桥头杂货铺的门口,付了钱,两只小手颤抖着,接过那盒荔枝汁。天,居然下起了大雨,伴着轰轰的雷声,闪电划过桥头的大榕树…… 我日思夜想的荔枝汁原来是那滋味——我不知道那究竟是荔枝的味道,还是泪水的味道,或许,两者兼有吧。呜呜。

第一次打针

童年的想法总是很荒唐,比如,我看到别人家的孩子生病了就可以不用去上学,不用写作业。于是,我天天盼着自己生病。终于有一天,我生病了,具体记不清是什么病了。反正那次去看医生,说是非打针不可了。我知道自己可以不用去上学了,但是打针这事儿对我来说,还是充满恐惧的。因为,我看过人家给猪猪打针,猪猪那叫声可不是一般惨烈的。

没办法,充满恐惧却无法抗拒,估计自己那时候也哭得杀猪般惨叫吧。于是,打针后,被虐的我对那把针怀恨在心,立马想了个办法报复它。于是,机灵一动:“妈妈,我想看看那支针的样子,我觉得它很好看呢”,(我的计划是把它骗到手,然后狠狠得摔碎,那可是玻璃针哦!嘿嘿)。经过几分钟的交涉,医生同意让我看看那支针了。我暗喜计谋得逞。可是,拿在手上,却又起了恻隐之心,怎么“努力”都不忍心摔下去。愣了几秒钟,最后还是还给医生了,虽然屁股还是隐隐作痛。长大后的那些经历告诉我,我总是不忍心报复,避免了很多坏事的发生,因为,其实,它,并没有那么坏。它只是个工具,要不是我生病,怎么会跟它结仇呢,要是没有它,怎么治好病呢?

标签:,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