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再说《言炎》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图腾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十月31日

我在网上看到一些关于《北斗》《范儿》《常道》的报道,说准确点是描述。心里不免有些心羡,北方的学术氛围和思想始终保持一种亢奋状态,这让我感慨良多。

四年前,我和传达等一干十三个新闻学院的同学搞了一份杂志,取名叫《言炎》,代表燃烧的思想,激烈的文字。台湾政治大学的彭芸教授给杂志题词:自由的思想, 挑战的勇气。《言炎》是和厦大新闻学院一同成长起来的,当时我们大一。黄兴民副院长和毛章清老师对我们的杂志非常支持,传达也多次奔走在漳厦之间,希望为我们的“新生儿”争取更多的发展条件和空间。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在资金上一直没有得到援助,而在宣传上也因为拒绝学院的收编遭到冷漠。于是《言炎》一直是以电子杂志的方式呈现世人。

《言炎》的稿件采写和栏目安排还算是比较严谨的,我现在还能记得那时候商讨下来的各个部分:封面故事、新闻资讯、一家之言、时局评论、观点平台、人物专访、视角定格。当时我负责的是杂志的制作和封面故事板块,同时为其他板块提供文章。每月一期,月初开始商量本月的主题,月中开始汇稿,校内外的稿件都有,月底制作成品、发行。每一道工序井然有序,我现在想想还对那时的认真劲感到不可思议。每个月的例会我们总是会很正式的进行,不管手头有多忙,务必到达。那时候虽然还是很幼稚的摸索,但是这种执着和坚持是难能可贵的,时至今日,我依然找不到第二个组织能让我如此下血本的付出,我现在再也找不到那种一个通宵写数万字稿件然后再熬一个通宵把东西做出来的激情了。有时候觉得自己也许老了。

在《言炎》里,学到很多东西,接触到很多人,最早认识宽通法师也是在某一期的人物专访里。而后我们设立了副刊,主要涉及文学方面的作品和摄影、广告设计作品。大二的嗜好我们引进新的成员,不局限在本院,那时候第一次听到了常远的名字,可惜他后来没来,我一直表示可惜。创业容易守业难,我们试图培养接班人, 但是情况没有预想的顺利,我们并没有看到学弟学妹们应有的热情,也许是我们期望太高,那个时候我觉得也许这个学校只有我们这帮人才会有这样的心致去做这样的事。可见我年少的时候是多么高傲自负。潘野蘅是《言炎》的第二届主编,我对她了解不是很多,但是感觉她是个负责人且有才气的学妹。离开漳州去了本部,因为学科和拍片的问题,我们很少与漳州的《言炎》联系,当初热血澎湃的13个人也开始有了各自的目标和前进方向,本部没有再做下去。我和传达特意去过漳州交流了几次,收效甚微,那时候感觉有点回天无力的意思。值得安慰的是,我还能陆陆续续看到07级活跃的影子,并且每个月都能看到他们的作品,这是一件很欣慰的事,你要知道,你的东西在传承。后来到了大四,漳州的孩子也过来了,我就很少问津《言炎》的事,再到毕业的时候,我几乎是忘了的。而传达也因为工作的事,不再显露头角,我有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丢了什么,想抓回来,却再也抓不到了。

后来我为自己的放弃后悔了很久。

你要知道,我是属于只剩一个人也会做下去的那种偏执狂。曾经熬夜帮04的学长学姐做了一份《我爱你,再见》的毕业杂志,用的是《言炎》的名义,那时候效果很好,得到了很多好评。而两年后,我为自己的毕业杂志生成之后才发现, 《言炎》的名号已经不复存在了。那种心情不知道怎么解释,毕业那会我在漆黑的夜里站在白城海边,回想起很多很多瞬间,不感人,却感动得可以喊出声来。

一个人在南京,偶尔会翻看以前做过的稚气的小东西,就像看过去的自己,怎样慢慢成熟。《言炎》加上副刊一共有26期,我看着会有幸福的感觉。

我不知道后来怎样了,或者谁还在接受。希望她能继续下去。

一年前因为邱靖的介绍加入《南墙》,仿佛一个新的契机,也让我发现自己和朋友的差距,我是衷心热爱这些人,热爱这个群体。归属感远比集体主义、爱国思想高尚一百倍。

借着之前的经验,我对南墙的发展有很多设想,以后会详细地提出来作为交流。今天看到“亲爱的,我想对你说”和创立副刊的摄像,感觉心又活跃了很多。我们都是一群爱折腾的人,我们都是一群能折腾到老死的人。

我不求等到老死的时候南墙能打出多大的旗号干多大的伟绩,我只希望能一直坚持下去做我们想做的,那个时候尚能颤巍巍地把曾经年岁的记载翻出来再看一遍,我会因此不枉一生。

感激那些豪迈的兄弟,不悔的青春。

标签:,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