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海居笔记(十一)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吴少杰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十一月21日

她七十多岁。在厦大读完了艺术学硕士,正在读传播学博士。

我踏进她屋子时,灯光黄晕,大厅挂着两排画作,印象里也是黄色为主。是一种不锐利不伤人的暖色调。

厅子里排着一排的椅子,上面放着各类书本和材料。她在房里大厅间来来回回轻快地穿梭,正在给椅子上的文档整理分类。桌子边有两块画板。其中一块画板左边挂着一个透明的文件夹,透过文件夹能看到是一些写博士论文的注意事项——博士论文已经困扰了她很久。她显然把这种困扰当成一种正常的压力,或者是学习中必经的一种考验。困扰并不总是要伴随着愁容的。

我在屋子里逛了几圈,听到她说起了人生轨迹。她说了自己在选择上的感性,说了自己在生活与机会面前的随缘。这些话让我耳朵异常警觉,因为我之前一段时间也一直在思考人生选择的问题,也跟很多人说过我现在的规划就是“不做任何规划,把当下的事情做好”。正想把这些思考的小结写成文章,结果在我写出来之前野蘅和马军就出了各自版本的《我的大学无规划》,我就没再写了——当然这些是题外话了。

她拆了包虾味仙,一种我认为年轻人才会喜欢的零食,边聊天边吃得不亦乐乎。有时候时间并不带来沧桑,它可能会让你洞悉世事人心,却仍然让你有办法保留一些纯真。

这时我注意到了在另一块画板旁边的墙上贴着一张小字条,用繁体字写着“朱熹十六字真言”,其实写着的也是读书和编著的方法——又是与她博士论文有关系的一些东西。她念着等博士论文通过后,一定要学学怎么用电脑,又说我是现成的资讯技术老师——台湾称这个叫资讯技术老师。

你很难能称她为婆婆,因为她显得太过简单和易于相处。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叫她阿姨。她笑着指着几本书说上面有她的文章,让我翻开来看看。看她的笔触又显得很有深度,所以一瞬间有很多错觉。想着想着自己就笑了,到头来生活方式啊,个人修养啊并没有所谓的终极结果。悠闲或忙碌,粗鲁或文雅,深沉或肤浅都可能只是一种选择而已,而且最好是一种选择。曾经跟丫头说过,人生最好的一种状态应该是越过越宽,可能性越来越多,总是能够选择。包括选择自己用什么方式把自己的内心展示给世界。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