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感恩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林纯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十一月21日

不记得哪一个瞬间V愕然发现“感恩”畅销了。报纸上说要感恩国家,感恩社会;学校领导开大会说大家要感恩党,感恩学校;公司老总说要感恩公司;牧师说要感恩上帝;各种小散文小日志里大家都在感恩生活,感恩朋友,感恩对手,感恩劈腿的前情人……好像有什么人没事儿干手里攥着一把标签纸见啥就贴。还有人下论断,“没有一颗感恩之心的人是不幸福的。”这让V很纠结,一来他见到“感恩”就像见到地沟油,总觉得腻乎乎的;二来他又反思自己确实没有感到很幸福,是不是他太骄傲了以致于没有一颗“感恩之心”?总之V感到很想弄明白“感恩”是一什么样的情怀。

寻找“感恩”,这有点儿像是基督教徒所说的体验“圣灵”。很长一段时间内V什么都没找到,只总结出来,凡是被要求去感恩的,他都带着抵触情绪。现在没心情感恩国家,感恩社会,感恩人民,

“独生子女低保户每月补贴10元。”

“年满49周岁其独生子女死亡、伤残的夫妻分别给予每人每月300、200元的扶助金。”

楼道底下的人口计生优惠政策宣传栏上这么写。V每次路过都觉得好笑,现在社会上抓超生可是个肥缺,在农村超生一个动辄罚款三五万,在城市则各有各的市场价。前几天听一个十几岁的小孩说,他妈妈花了十万到香港生了二胎,好便宜啊。V吓了一跳,十万生个小孩很便宜?那小孩儿解释说,在本市生二胎要罚三十万,在香港才十万,还带香港户口,这还不便宜?V想起农村里那些为躲半夜计生队抓人,跳楼逃跑的人,真是猪往前拱,鸡往后爬,各有各的路啊。

奇怪的是,罚款开天价,保障却低得可怜。每年有数以万计的超生小孩被高价罚款,又有几个“年满49周岁其独生子女死亡、伤残”的夫妻呢?但是正是这样数量少,损失却是用“惨重”也形容不过来的一小群人,却“享受着”“每人每月300、200元的扶助金”,这政策真是“优惠”!V想起2003年那个球场上猝死的大三学生和今年那个同样猝死的博士生,想象他们白发满头,没有生育能力的父母每个月拿着300元的扶助金,嘴里面涩得说不出来话。万一不凑巧他们只有48周岁呢?操,这不感恩国家感恩谁?!

一个被国外各大网站称为“dissident” 的同胞得了诺和平奖。许多人在网上问这个人是谁,也有知道的人说他根本就不足于和曼德拉相提并论——曼德拉为南非挣得解放,做了多实在的贡献啊;也说他的获奖,不过是国际社会就人权问题,借着他的获奖,打了中国一个耳光。曼德拉在罗本岛度过了二十年,种番茄,打网球,教书,国人却对入狱十一年的 “dissident” 先生的作为很不屑,因为这些还不足以就地转化为可视的贡献。若不是诺奖,我们恐怕永远知道他的存在,更不用提他的努力,遭遇和艰难。等到一天,总有一天,他们或者他们的后代尝到民主的甜头时,也不会知道,是因为曾经有这么一个人,用自己的行动和自由,开辟了一段为通往民主的路。还有多少这样默默无闻的“dissidents”?V一想起这些人,这些没有面孔却感受得到的人,心头暖潮澎湃,这才是“感恩”吧。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