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代表与被代表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闫鑫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十一月21日

芮成钢同学又火了一把,在相继代表了中国、亚洲、世界后,各界都在猜测他的下一步代表方向。

国人对“代表”一词好像情有独钟,小学起就有各种课代表(我还真不清楚国外是否有这种职位),长大后就又发现总是有人热心肠的代表着我们喜悦、愤慨、谴责、情绪稳定等等。

“代表”的涵义各不相同,譬如我小时候就琢磨过这个“课代表”到底代表的是学这门课的学生还是教这门课的老师亦或是就是代表的这门课;每逢“两会”期间总是有各种代表专用通道,这时我总是不免起疑,按说被代表人的意志应该高于代表的意志,那为什么我们这么一大票被代表人要给一群代表让路,这不合乎逻辑啊!更常见的场面是碰到两个立场观点完全相左的人都宣称自己代表了人民的意志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之类云云的。

很多情况下,“代表”是行使权力的逻辑和法律基础,是正当性的来源。连美少女战士都要吼出“代表月亮惩罚你!”拿蟹朝来说吧,“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但人民都忙着纳税抗拆,因此只好选出几个代表来替自己行使权力,然后这些代表一级级的选出终极代表去开那个3000多人的大会。按说这是一级级的委托关系,委托人对代理人不满可以撤销委托协议啊,事实上却是委托人一对代理人不满就被剥夺了委托权(政治权利)。

换一种方式理解,动辄代表别人也是对自己底气不足的一种弥补。秦刚在被问到“绿坝”的时候,以中国家长代表的身份怒喝外国记者,这是在寻求道德的制高点,胡先生在被小学生问到你是怎么当上主席时,称自己是被“选”出来的,这是在寻找法理依据。

但芮成钢不同,按说采访权是记者天然的权利,既不需要再找法理依据也犯不着总站在道德制高点。抢问从专业的角度来说,可以理解,如果真要以亚洲人的身份问奥小黑一个问题也未尝不可,但是在没必要动辄当“代表”,“站在亚洲的角度”这样的表述更为通用,也更为专业。作为央视最“国际化”的出镜记者,还用着如此具有中国特色的表述,可能真的和小时候课代表当多了有关。

不过话说回来,芮成钢这次的事又不仅仅和“代表”有关,可看作是媒体“议程设置”的一个经典案例。若是换在其它的记者身上,也就是个花絮级别的事件,但芮之前的“紫禁城星巴克事件”和央视作为国家电视台的“符号”意义,才是事情如此热闹的最关键因素。用民法的逻辑来分析的话,芮成钢这种胡乱“代表”叫做无权代理,行为无效,也造成不了什么太大的危害性。但那些庙堂之上的“代表”们的表见代理行为却具有实际的法律效力,会实实在在影响我们的切实权利的,而这才是最危险和最需要监督的。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