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心向真与光明——自勉于2010年记者节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范否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十一月21日

今天是记者节,天气预报上表述今天的天气是“晴冷”,一如这个节日的涵义。

“新闻工作,是活泼的人从事的严谨事业,炽热的人肩负的冷静使命,浪漫的人从事的艰辛劳作。”这是《南方周末》原副总编辑钱刚的形容。

2009年6月30日,从勤业四402锁上铁门,我背上行囊来到这个憋屈的地方,以实习生的身份干了一年记者的活。

一年时光流逝,回头看看,我庆幸至少还能感到心安。写出优秀作品和推动公共利益的誓言虽然没有大圆,但冲动却从未停过。

心所向,真与光明。

一年里,对真相的求索一刻没有被我忽视过:短命小学背后整个城市的规划短视,泰宁古城数百年首遭水漫的人为根因,家电以旧换新财政补贴背后的蚕食链条,禁摩禁电所暗含的“汽车霸权”政策倾向,拆迁横行之下老人群体所不为人关注的脆弱,违规出让海岛牵出的政商资源交易……

我也从未忘记光明,忘记公共利益。在中国,资讯不是最正经的新闻,真相才是;跑口拿一手消息的记者不是最正经的记者,揭黑幕搞调查挖出一手消息背后真意的记者才是最正经的记者。因为在锦上添花以前,我们还有太多雪中送炭的事要做。

如今对这个职业,热爱已不是当年的天真。一家外媒中文版主编在听说中国媒体人的生存环境后,疑惑地指着我们这群年轻人问,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还一个劲往里头钻?

浮躁的社会,对于理想,我们已羞于开口。但的确,就是理想。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天地开太平。扯淡吧!我们只是想掌握最真的真相,再用最真诚的语言告诉别人。仅此而已,但这已经是至高无上的追求。

那些我们所纪念的先贤,已不是我年少时所吹嘘的“范长江是我本家,邹韬奋是我老乡”。他们是傅国涌的《笔底波澜》中,前仆后继的斗士。几十年过去,为真相牺牲生命的报人事迹我们已很难听到见到,但这并不能说明我们的形势越来越好,而只能说明我们的媒体越来越窝囊。

但即便万马齐喑,仍有竭力嘶嚎者,比如一周前被停职的潇湘晨报刘剑和龚晓跃。

越是有英雄倒下,我越为这个江湖感到心潮澎湃。

是为自勉。

2010-11-8晨

标签:,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