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回忆如烟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吴少杰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十二月25日

坐着公交经过火车站,天色朦胧。下了点小雨,窗外的世界似乎带着轻烟。这里有很多模糊的记忆印迹,所以总感觉这公交穿过这场烟就要回到过去。

于是我就在依靠站的旁边遇见了那个在车站边等候,背着双肩包,一个人在出神的自己。

四年前在漳州校区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坐车回家。因火车站是一个公交汇聚的地方,就经常辗转着坐车来到火车站,刚来大学时,曾给母亲承诺。周六周日也要常常回去,结果后来常常在大学里忙到生活不能自理。

于是这到家里这短短数个小时车程的距离,并不保证总是能在假日和家人在一桌子上闲聊谈论。而只是代表了这样一种安慰:离家这么近,随时都可以回去。

随时都可以回去,就越加没有特别回家一趟的理由。

我仿佛看见这样一种撕扯的力量。原本我和那个在晋江的家是血肉相连的,后来就慢慢被扯开了。刚开始太用力会有些血迹,后来剩下的就是一些丝连了。这反而是不容易扯断的,像拔丝地瓜的糖丝一样。

这个过程是自然且无声的。而我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时候,完全就像温水煮青蛙。有一天突然就意识到了,可是都已经熟了。

回不去,那个特定的时间与空间交汇的所在。

我常常羡慕那个在车站下悠闲等回家的车的人,因自己现在身上有压力,就没有闲适的心情去审美上帝的造物与灭物。

但是后来又想到,当时那个在车站下等车的自己,未必就是悠闲的。人伫立于世,无论何时何地,都不是在平川里迎微风轻笑,那都是在洪水猛兽中强行站住的姿态。

而我在今天回望那个过去的我,却很是羡慕。因为我知道那个人最后确实克服了当时所有的困难,并于今天站在这里。所以过去之所以美好,就在于你看着自己像漫画里的主角,清楚地知道自己拥有”主角不死定律“,所以当时的困难都是最后逃出生天的美好佐料。但是我却不知道今天这个自己能不能克服所有困难,然后站到明天,鬼知道主角不死定律在今天还好使不好使,搞不好明天就成了命运的配菜了。

我以前总是觉得自己很是犯贱,眼下的日子不好好过,净去想以前的时光有多好。后来看了小田晋的书,知道人痛苦的回忆和快乐的回忆留存比例是44:56,所以觉得这也很正常。这个比例如果反过来,打击和痛苦的残存刺激就足以使一个人发疯。

多去想想美好的事情,或者总是认为过去的事情很美好,总之是为了让你现在有办法走下去。

厦门今天真冷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