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我在得意什么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徐良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十二月25日

学着独立思考,或许是我大学的最大收获。这是我放在本科生就业推荐表自我评价中的一句话。要在用人单位面前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作为中文系的学生,学不好专业知识又没有很好的文笔,“学着独立思考”或许真的是最廉价的自我吹嘘了。

不过我已经很收敛了,毕竟只是“学着”去思考。就在不久前,大二暑假回家的火车上,面对一群会计金融系的老乡感叹大学啥也没学会时,我还在车上恬不知耻地标榜“独立思考”!其实价值观的重塑也好,独立思考也罢,自身理论素养不够,多少只是一腔热情。好在在“独立思考”前面,我已经悄悄地加上了“学着”二字。

跟着网友走,或者跟着韩寒走,不小心又会陷入“警惕韩寒”或者“庸众的胜利”的困局。这显然不是“独立思考”的我所追求的。所以当郭德纲八月风波出来后,不管北京台或者CCTV多么无耻,不管多少网友挺郭,我都毫不犹豫地倒郭。理由很简单:郭德纲过分膨胀,不知道自己是谁,蛮横,此外郭德纲的段子充斥着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的东西;而记者方面,偷拍只是一种自我保护。这应该是我遵循自己内心的道德感召而做出的判断,尽管与绝大部分网友意见相左,我对这个态度竟也颇为得意。

倒郭的同时,我还挺周立波。支持“沪上第一名嘴”现在看来也颇为可笑。周立波最初那几段开领袖玩笑的视频赢得我对他的最初好感,以为他不是一个开弱势群体玩笑的人。加之大概是人文学科学生身背巨大的就业压力,当听到周立波说他只愿接收受过人文教育的徒弟时,顿时泪流满面。周立波的一句“我不是中国的,我是上海的”遭到痛批,我依然在为他叫好。周立波的确只是上海的,他哪里是中国的。这或许存在集合概念非集合化的问题,不过在动辄代表全中国的今天,我以为这是天才的杰作。

我经常借周立波打压挺郭德纲的同学,周立波是上海城市精神的代表,郭德纲“三俗”,我因此似乎有种精神胜利的感觉。不过,庆幸我们所处的是微博时代。于是很快郭德纲道歉了;于是很快“公厕论”来了,“自宫论”来了。

周立波在舞台上一直强调,“以下观点仅代表周立波所扮演的周立波的观点,与周立波本人无关”,之所以会被我认为周立波的确是模子,绝对有腔调,就是因为在这个批判精神缺失的年代,周立波的“海派清口”中至少带有几句对现实社会的冷嘲热讽。不料成名之后的“周立波本人”,马上在精神人格上挥刀自宫,担当起“五毛先锋”。

“刚和一个日本朋友一起吃饭,他说要请我去日本玩,我说我请您去我们的钓鱼岛玩吧!他笑得有点尴尬!哈哈哈~~爽啊!”是啊,好爽。意淫的确能强国。不过这也算是我之前借周立波嘲笑郭德纲民族主义愤青思想的总否定。

这是浮躁的社会,人人都会膨胀。向有关部门献媚,或是对网友破口大骂,这是周立波原本素质的自然流露,这一刻,他不再是代表他所扮演的周立波的立场,立波的形象几近破产。奇怪的是他似乎仍然很得意:今天接受采访表示永不服输,明天就暂停微博;实在不行,他仍然有他过亿的票房,微博不行,舞台上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