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怎么办?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林纯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一月29日

1

V最近很严肃地考虑一个问题,“如果手头上突然有了一千万,我该怎么办?”他问了S,S觉得很好笑,说:“您存折里头连一万存款都没有。”他又问了M,M想了一下说:“列个清单吧,把你想买的、想做的,给实现了。”最后他还问了一下母亲,母亲调侃他说:“去英国念个文学镀个金回来咯。你高中时就懂得埋怨我没给你留下金山银山,否则你早就留个学回来当钱钟书了。”

V其实也不知道从哪一刻起这个问题开始正式入住他的世界。如果是从“一千万解决什么问题”这个角度上来看,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比如一部分钱用来建一个流浪猫狗收容中心,一部分钱用来宣传猫狗的收养和节育;比如实现自己居无定所时的诺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比如给山区的学校捐批图书;比如去游学;比如给父母买个新房子;比如和友人一起创业……

但是,这个问题给V带来的幻想中的不安明明多于愉悦。V的家乡是一个盛产暴发户的地方。十几年前的一个冬天,一夜之间全镇里种大芥菜的农民都发了财,结果那年,小巷子里给人家看淋病梅毒的小诊所外排着长队。小镇里每几年都会出个风流人物。报纸上刊登着他们办工厂解决就业拉动经济,捐教学楼资助贫困学生的光荣事迹,坊间偷偷流传着他们晚上出现在哪家夜总会如何挥金如土的纸醉金迷。再过个一两年,他们消失了,据说还不起国家贷款给关监狱了。永远都一个套路。再环顾身边那么多眼如发光的绿豆、渴望一夜暴富的人们,V忧心忡忡。

从一贫如洗三级跳到家财万贯,要什么样的心胸才能自持住,才能不失态?V对他们没信心,对自己也没信心,难保自己一定不会像太平天国的后期那些抢红了眼的人一样,难保自己不会一手买上几个间房子搁着等增值一手骂别人占着茅坑不拉屎,难保自己不会洋洋自得到处指导别人。V有点不那么向往富人了。

2

一个人内部的认识论和方法论打架,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V一向避免干涉别人的做事方式。当然他不是生来就这样的。他原本和大部分人一样,比较喜欢那种运筹帷幄、掌控指挥别人的感觉,把领袖气质摆在重要位置。但是有一天,他在一个自己被干涉的小例子中反观到,每个人的每一个行动,都有Ta自己背后的世界观作为支撑,要充分尊重这些世界观的差异。从这天起,V 就很极端地对当领导这件事儿产生了厌恶感。然后他花了好几年时间把自己调养成“尊重别人”的人:不应该用自己的世界观来干涉别人的世界观;即使别人因此遭受了什么,那也是Ta该去承担的。

可是V发现,他的做事方法在实际生活中常常不好用。比如没多少人在实际行动上认为分享、合作、信任是很重要的事,为了及时、高效地收集资料,只能一再提议,不停地催催催,提醒提醒提醒这样的“强迫”;比如没多少人认为节约用水是一件重要的事,于是要很纠结地站在那儿看大家用五杯水的量来冲洗一个杯子而不知道该不该指出,其实三又五分之一杯的水就可以将杯子洗得非常干净。 因为他担心干涉别人,但这样的不干涉在实际效果上却等同于不作为。不知道怎样的参差多态,才算是幸福?

林纯
1-19-2011 厦门

标签:,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