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城市与人的性格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一月29日

常远君来到了北京城,是找对了他的方向。从唯一见他那次眼里对北京一切的热爱,就胜过了几小时后与我一起打实况时对实况的热爱。他是从来只玩一个游戏的人,那游戏就是实况。就好比你一直生活在一个城市,有了感情,却有一天见到了一个新的地方,立马眼神里充满了归宿的感觉。一见钟情是存在的,我相信,因为人是感情动物。我很难想象在经过理性的数据分析后爱上一个人的可能,如果是那样,我觉得那不是感情,那是机器。

邱靖兄留在了厦门,他来了一趟北京,又回去了厦门。马老师也是一样,在福州票子赚的也算手软,还是回了厦门。厦门这城市的魅力,我也摸不透。我前几天跟学弟说,我说你看了四年海,还会爱上海吗?他们说不会,我说不是不会,而是腻了,恨不得看点高楼大厦。但是他们就留下了,选择了一种恬淡。他们不是没理想的人,甚至是比中国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有理想。但是他们将理想种在自己深爱的一种恬淡中,我觉得没有一个自己热爱的归宿,理想终究只是一只漂泊的风筝。

康仔不喜欢深圳,他是现代已经少见的有强烈人文情怀的科学从业者。我从前总自诩是个有文科特征的理科生,其实我的理科生是伪装的,高考出来以后我没有一门跟理科相关的课程学得好。但他在深圳工作,他有理想发一些论文,做中国的诺奖非和平第一人。他对深圳蓬勃的企业与实在荒漠一般的文化之间的彷徨是看得出的,虽然宣传得很广,但是以他的性格也很难从春天的故事里挖掘到更多的文化内涵。之前他也说过他也不喜欢天津,但那显然是假的,因为天津他肆意的调侃的大街小巷和文化内涵中,已经有了他的热爱。对于深圳,他的不喜欢只是不喜欢,理由就是无语。这与爱情是一样的,你不爱,那人多殷切也是无用的。

一个人应该去哪里,是自己的选择。这种选择,发自内心,或者强迫自己,都是比较了一些东西的。常远君是为了从这里出国,但是不幸彻底的爱上了这里,搞得只能像戒毒一样离开北京,等着可以荣归的一天。邱靖兄和马老师,我觉得有一天也许理想压过了生活,他们就会走。至于康康,他为了理想已经做出了让步。我想我们将来都会很遗憾的看到一些事实,对于最热爱的,很多时候只能藏在心里,现实告诉我们的,就是让步和牺牲。

我对于北京的不热爱,大概起于我从未真心想了解这个城市的内涵,只是骂了十几年的堵车,习惯成自然。我对于厦门的热爱,也并非我对闽南的文化有什么割舍不下的地方,我觉得最让我怀念的,是不用上课的自由和毫无压力的闲散。我与他们最大的差距,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爱的是什么,无论是政治还是文化甚至是爱情,我总想让自己保持客观公正以及克制的理性。我不愿披上左派右派的名声,我还时常嘲笑那些偏执的热爱。高中时就有人说过我,活在一种自己制造的彷徨里。我觉得这是对我最深刻的评价。

如果给我自己选一个城市,这城市一定不存在。也许是蓬莱仙山?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就像谜一样。有时候以为到了,其实又离得很远。VV离开北京回重庆的时候,她说你要去看看我写的文,那是在她熬夜之后写就的。我之前只想过一个女生在中国漂泊感最重的城市里会有一些适应期,过去了就好了。其实她是热爱这里的,她有些热爱漂泊,又怀念从前的美好。当你痛恨的理由恰恰又是你无法割舍的事情时,这就是生活的味道了。她想念朋友们,而我呢?我只想着,当你离开的时候,感情就随着那个地方不存在了。我们怀念的人,也只是寄托了我们对岁月的怀念而已。

标签:,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