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我们不是好学生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马军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一月29日

中国队被淘汰了,再一次的。

看着曾诚失球后无奈的表情,我并不怀念杨智,我怀念区楚良;看着赵鹏和杜威一次次的失误,我并不怀念李玮峰,我怀念的是范志毅;看着邓卓翔一次次的传球失误,我不怀念邵佳一,我怀念彭伟国;看着郜林一次次的打门不进,我不怀念韩鹏,我怀念宿茂臻。

当别的国家或发展本国联赛,或输出球员旅欧,或吸纳球员改籍来增进的足球实力的时候,我们在亚洲的相对排位便越来越低。而这种排位的降低,并非全都是因为对手们强势增长带来的相对退步,还因为我们近十几年来足球水平的绝对下降。

当1994年,亚洲第一个职业化足球联赛——甲A联赛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大地的时候,中国的球迷的痴情和球市的火爆几乎不输浪漫的意大利和热情的巴西。职业化给我们带来了太多太多的憧憬,我们以为职业化的联赛会让足球运动员成为著名球星从而赚到更多的钱,会让更多的钱吸引更多的足球人口,会让更多的足球人口带来更好的足球水平,会让更好的足球水平带来更好的足球成绩。

而现实却赤裸裸的抽了我们一个耳光,更多的钱让我们的球星变得更加放浪而不是努力,更多放浪的球员带来的不是精彩的比赛而是更多的黑哨赌球,更多的黑哨赌球带来的不是球迷的支持而是球迷的唾弃,更多的唾弃带来的则是足球人口的极度减少。再加上对梯队建设的忽视以及教育体制对体育的严重忽视,我们已经无法想象,当现在的中国高中生和日本高中生十年后穿着国家队队服在球场上针锋相对的时候,我们的失败将会多么的惨痛。

职业化,多么美好的字眼,在我们这片神奇的国土上,竟然如此的水土不服。

联想到当年清廷的“预备立宪”,再到袁世凯的“大总统”,再到亚洲第一个民主政党的“国民党”,甚至到号称“市场化”的房改医改和教改。一百年前,因为狂傲和自大我们被打得落花流水,不得不求学于别人。近一百年,我们学习别人的东西数不胜数,学得像我们邻居日本那样好的,却乏善可称。似乎别人的好东西我们都学不来,反倒是那些别人唾弃过的主义,我们却能改造成中国特色搞的有模有样,我们没有理由不为此感到焦虑。

我们不是好学生,我们应该怎么办?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