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做一个庸俗的人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图腾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一月29日

连续三个月没有交稿,不是因为失了那份对南墙的关注和热情,而是实在觉得不知从何说起,也没时间好说什么。

校内上时常能看见一些友人出国旅学的照片,从羡慕到麻木,昨天晚间10点,逃离那座冰冷的大楼,收到一条短信:我老了,走两步就会累。我回她说:我累了,走两步就会老。

南京的一月冷得让人发慌,让我心底产生一种不愉快和排斥,每次徘徊午夜街头,路上的行人要么是寻欢作乐回来,要么是在去寻欢作乐的路上,我是下班。

躲在被子里,空调费每个月可以交上300块,这个城市的温度比不过北方的寒冬,但是没有暖气是一件尴尬的事。新闻里大有零下三四十度的报道,我觉得不值得夸张,相反很多人不知道北方的汉子在湿冷的空气下多耐不住关节病,古书有关江浙冬日天气多生软脚病的记载,大抵是寒气渗进肌肤骨骼的难耐。

年关将至,丝毫没有欢欣鼓舞的感觉,如果是放在夏秋时节过年,那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电视里又要出现雪夜下大批量民工拥挤火车站的场景,黄牛和小偷不亦乐乎。国情和家室通常会在这个时候产生强烈的矛盾,年年这般,岁岁如此。倘若喜悦非要经历一番波折,恐怕一个春节的时节显得太短了些,何况更多的人是保持一个无奈的观望姿态。我在做记录片的时候采访了大量的厨师、送奶工、大排档、出租车司机、工地民工、送报者、快递员、商贩、修车工、宠物培训师、放牧人,几乎所有这些与城市人民息息相关的从业人员都来自外地,而很多人是365天没有休息时间的,因此回家对他们来说是件奢侈的事,也是铺张浪费的事,想必之下,那些能买上火车票的人是幸福的。

说到幸福,我是颇有微词的,因为工作单位的缘故,我做的节目都要凸显幸福的主题。“幸福江苏”,是JSBC的口号,抛开新闻,我哪怕在做一档影视文艺的片子,也觉得这样的主题格格不入,当苦中作乐成为“幸福“的代名词,我觉得起码在江苏,在南京,这是件讽刺的事。何况作为一个制片者本身,我都没有多少幸福的体会,起码我能感觉到的是累,是忍耐,是面对一些社会事件的种种敢怒不敢言。每天都会有可怜的人跪在台门口,时常会有外地人成群结队围在附近的鼓楼广场,台后的医院经常有写着血书的控诉,朋友问我他们多可怜为什么你们不报道一下帮一下,我说谁知道是真是假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根本没有新闻点,说完我觉得作为体制内的一员,是多么恶心。曾经愤世嫉俗的心面对领导下达的一堆软文我服服帖帖,明明大排档里剑拔弩张我把解说词写成和气生财,大家在讨论着买房买车的事,多是要配上几个十年的奴隶身份。其实大家都是绝望地无奈着,却因为事情看多了,变成了正常的事,充其量是希望,让一位普普通通的社会劳动者每天起来尚能开心地上班去。

我想说,最开心的时候,是晚上抱着笔记本看一集水浒传,看那些草莽砍着县衙的旗内心欢欣无比。

做一个庸俗的人,从明天起。也许是我的心态有问题,对现有的种种有太多不满和抱怨,也许我需要经历一段时间才能适应,我曾经多少次为自己选择的错误后悔自责,可是谁知道走其他的路会怎样呢。性格决定这辈子的事,这句话很对。

朋友们都在打算着出游,求学,理想的事,我却在想着工资,职称,选题,房子,车子,俨然成为一个中年人模样。半年时间,不知是喜是忧,梦里会有毕业时的满腔激情,梦醒来后,听一遍老男孩,再告诉自己:你他妈才多大,就想奔向操蛋更年期!

标签:,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