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穿越苍穹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饮墨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三月26日

这个月事情是挺多,从贾思敏革命到二会到云南日本地震,从卡扎菲到埃及到达赖退休,做媒体的不好是你看到的东西越多,脑子越复杂,幸福指数越低。

花朵们出现的那天我正在国贸和朋友吃饭,待我们清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短信里花名两个字已经成了框框。其实我也想要房要车,但是仅限于脑子想想,没有那么大勇气高举双手走上街头,即便是提前知道了,我想我也只是会躲在自己屋里暗暗上个推特关注着。革命者的情怀到我们这一代恐怕都少有,因为生活里其实已经得到了太多东西,要到have nothing to lose的状态可能才会认真考虑革命的事。前几天和一个记者聊天,她来自酷爱革命的法国,一个年轻的姑娘,六年前只身来到北京,不会说中文,好在英语不错,她就这样英文加比划和房东大妈们沟通,在鼓楼附近租了个工作室,然后住下来就是6年,她基本上都在跑经济新闻,前段日子旱灾肆虐,她一个人跑去河南,在没有一个人懂英文的村子里采访,好在当地有个大学生村官,两个人比划了一天终于弄清楚了这个村子在旱灾中的损失以及修复损失需要的投入。她一回北京就跟我说,中国农村的妇女们也很辛苦啊,都在地里干活,她一直以为中国的女人们会坐在家里管孩子管家,因为“不得出深闺”。她对自己的发现如此激动,甚至说要再去一趟住几天,把见到的写下来。她的激动衬托得我羞愧,最近半年因为需要提前毕业的压力,已经让我忘记了好奇和思考当下。

好在我记得很多过去。

很小的时候看唐师曾的采访手稿,中间有一段描述他见到卡扎菲的场景,那还是90年代刚刚开始的时候,唐师曾由卡扎菲派出的直升机接到他所驻的沙漠之境,我记得那里有广袤沙漠、大风来的时候席卷起片片黄尘,唐师曾走下直升机向卡扎菲的帐篷走去,大帐周围散布着一些肃穆的兵士,近50岁的卡扎菲坐在帐里态势犹如坐揽天下,英雄霸气何等震慑。这位36岁时领导利比亚“自由军官组织”发动“不流血”政变推翻王权的、成立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的革命者,从未停止对不满现状的抵抗,于是到这近70的年岁才会发现自己站在矛盾爆发的十字路口。

如果不用站在道德争议的高度来批判或评价,看着这位在儿时让我崇拜的无可救药的领袖人物,迟暮之年面对越来越严重而混乱的国际指责也开始失去当年领导革命的信心满怀、井井有条,在各种声音的指控下、媒体灯光下甚至显得慌乱和不知所措,的确让我感到内心复杂。

或许我该抛却理想主义的旗帜,踏踏实实站在柴米油盐门口。

面对一天天上涨的石油价格、跟着飙升的食品价格,我考虑了很久要不要坚持每天一瓶味全的习惯。最终抵抗不了味蕾欲望买下一瓶。离开超市的时候,仰头看着自己住的十四层小破楼,有种特别飘摇的感觉——再好的一生也有结束的时候,不论你是反叛者的头目、革命的领袖、还是个勇敢的记者、或者只是个追求理想爱情的小女子,这一生让你创造美好的机会只有那么多,之后就要借着这几年、几个月、几天甚至几分钟的记忆,度过余下直到死亡的那大部分生命。

如果此时我能穿越苍穹,看清世界,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悲凉了。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