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他们傻X的现在,其实就是我们傻X的曾经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马军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三月26日

日本地震了,如果我的祖辈说出“死得好,小日本儿该死”的话,我会坦然的接受。因为一提到日本,他们可能想到的是半个多世纪年的那场战争,想到的是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想到的是家园的破败、亲人的离世。他们仇恨日本,我能理解,这是有原因的。

日本地震了,如果我的同龄人说出“真的很悲惨,我们要帮助日本”的话,我会坦然的接受。因为一提到日本,他们可能想到的是索尼松下的Walkman、CD和MP3,想到的是佳能尼康宾得的单反,想到的是滨崎步中孝介,想到的是海贼王火影忍者,对了,还有松岛枫和苍井空。他们喜欢日本,我能理解,这是有原因的。

日本地震了,如果我的学生说出“死得好,小日本儿该死”的话,我依然会坦然的接受。因为他们可能还不知道日本人拥有着如何的国民素质,日本人拥有者如何的公民意识,日本人拥有者如何的人文关怀。他们可能还不知道仇恨是可以遗忘的,甚至他们受到的教育是一种“铭记仇恨”的被扭曲了的教育。他们可能还不知道爱国并不一定以仇视邻国为方式。他们讨厌日本,我能理解,这是有原因的。

我们年轻的时候都做出过一些傻X的事情,人不傻X枉少年。记得05年反日热潮的时候,我正在读高三的下学期。那个时候我曾经买过一张日本的地图,装模作样然而又仔仔细细的用尺规在日本的地图上计算在哪个城市炸原子弹对日本的伤害最大。也曾经呼吁身边同学从抵制日本方便面来抵制日货。记得那个时候我还相信“只要我每消费一袋日本的方便面,将来日军侵华的一颗子弹就是我赞助的”这一现在看来无比傻X的理论。我为当时自己的傻X感觉到难为情,但并不为此而羞愧。因为毕竟在当时,我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

所以,当现在我们看到一些发表让我们无法接受的言论的人的时候,其实完全没必要动怒。一定意义上,他们都是过去的我们在现在的投影。如果我们能原谅我们自己傻X的过去,我们就应该原谅现在傻X的他们;如果我们觉得时光能让我们变得理智,我们就应该相信时光也能让他们变得理智;如果我们觉得谩骂对自己是一种侮辱,我们就应该停止对他们的谩骂,而尝试着去教他们怎样去理解这个世界……

其实,我无非是想说,没必要太过于指责那些我们看不惯的言论。有更多的事情值得我们去学习和反思。我们都能原谅日本当初犯下的罪恶,就更应该原谅自己同胞的不成熟。因为,毕竟我们都曾经不成熟,而现在,也没有谁就敢说自己已经成熟了。

标签:, , ,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