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早安,北京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徐良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三月26日

感受春运,一路向北

大一军训拉练时途经漳州校区南边的那村子的拐角,是当时我所到达的中国最南端,这个记录似乎至今仍未刷新,这里虽属华东,毕竟已是南中国;相比自己所到的最北端——苏州河与黄浦江交汇处的那个英雄纪念碑,终有一天意识到,作为南方人,我从未到过北方。所以很少人能体会到列车在苏锡大地每滚动一轮,我便刷新自己所到达最北端的记录时带来的感动,“同学,你哪是在北方,那是江南!”嗯,这是江南,不过这回,我去的是远方。

为什么是新东方?

直到被关在位于北京西北五环的北京农职院香山校区那手机信号都被屏蔽的寝室中,当孤独与寂寞慢慢袭来,我终于有机会了解自己为什么会躺在这里。同学告诉我听说去浙大读研究生只要有一个雅思成绩就能申请免修研究生英语课程,大概就因为这句话。

寝室里的人开始熟悉起来,不过还得从装逼开始,聊他们的电影、摇滚、街舞、旅行或是摄影,聊不过人家,一生气就拿出中文系文学史书本上出现过的那些人,我左手一套《卢工马卡尔家族》,右手一本《卡拉马佐夫兄弟》,估计他们也奈何不了我。

从入学的第一天开始就扳着手指想象着放假的那一天,“我们寝室什么氛围都有,就是没有学习氛围。”睡我床下的哥们得意地说着。不过这话显然不适合我,我天天泡自习室,因为那里可以有手机信号,可以上网。上网太投入,终于被他们笑话装爱学习,入戏太深了。

北京热

看到暖气就像看到西洋镜一样,我只能说,北京真的很热,尤其是冬天。虽然行前邱靖给了我几条逛北京路线,不过毕竟是第一次来北京,第一天沿着1号4号10号线先转小半个北京,所到之处,拍张照就走。作为从未到过北方的南蛮,先前做的唯一准备就是对北方的无端的敌视和无聊的否定,这样的好处是却是我能接受北京的一切,道路脏也好,空气差也罢。我能容忍她的一切,对我来说,北京有些无可挑剔。

忘不了第一天晚上在刘宅食府毫无戒备地吃下那一口所谓北京菜——芥末墩,当然少不了那“老北京鸭肉卷”。

忘不了清晨早起,一个人漫步北大校园,在未名湖,第一次脚踩真冰的喜悦;忘不了马不停蹄地赶往奥林匹克公园,现场听一听北京欢迎你。

忘不了新东方每天有规律的生活,闷骚的写作老师,牛肉加土豆的英式菜肴,形似快闪的篮球,还有那一包中南海香烟。

忘不了798花五块钱进去的画馆,不过必须得解释,那不是因为门口贴了一张红杏出墙的照片,而是因为这里不能拍照,而且还要收费。这个“怪诞行为学”懂。忘不了我在里面看了最久的那幅关于江南的画,小桥流水人家,我不是想家,只是在想象画中桥上背对着我,依偎着的那对情侣。

忘不了香山的蓝天。真正的蓝天,而且离我们如此之近。每天早上起床往香山望去,那一片紧贴着树梢的没有一丝尘埃的天空,让人以为是一幅没有色彩过度,技巧拙劣的画而已。

越狱

好歹也是在香山脚下住了十多天,不爬一次香山是不行了。结课前两天一帮同学外出喝酒闹事,学校决定封校。翻墙也要出去,摔断腿也得校方负责,这是我们的态度,所以我们出来了。

旅游淡季香山的门票比南普陀还低,这又让我想到我对北京的第一印象,西站刚刚出火车一位阿姨向我兜售北京地图,废话,我第一次北京当然要买,当我已经拿出五块钱想和她做笔交易的时候,她跟我说“一块钱!”怒其不争啊!

终于赶在太阳落山之前爬上香山某处观景,看看帝都什么鸟样。传说中的北京全貌,久违的颐和园,久违的CBD,久违的北京天际线,国贸,大裤衩,久违的中央电视塔。

运作了整整一天的北京上空当然不再是清晨起床时看到的那令人发指的透彻的蓝天,或许是晚霞的缘故,回家后弟弟指着照片里北京上空那一层金黄的尘埃物说:“哇,这是彩虹吗?”对,这是北京吐出来的彩虹,不过没关系,第二天早晨西郊的天空照样那么清澈,北京是一座会呼吸的城市。

不拜主席拜孔子

买到车票,回家过年。列车下午三点出发,北京的最后一天留给故宫。对故宫的了解还得感谢《还珠格格》的启蒙,神奇的是在除夕前夜居然在故宫遇见老乡,简单寒暄几句,得知我下午就回家后,她遗憾地说道:“今天回家就看不了毛主席了,毛主席纪念堂要到初五才开放。”

“毛——毛主席!”除了在火车上扯了一些关于毛和邓对自己遗体处理的看法以及对毛主席的遗体做了悲观预测的反动言论外,我还真想不到京城居然有个毛主席。说来也怪,四五次经过天安门,也凝视过广场中央的纪念碑,甚至想象过当时他们是撤还是不撤而讨论的画面,我却从未踏入天安门广场半步。

早就听闻广场东面面对长安街新树立一座大大的孔子像,所以主席咱就不拜了,还是拜拜孔子吧。跟孔子不熟,在北京却一直惦记着孔子,大学最后一门选修课“孔子在英语世界”,上交的论文基本上摘自同一本书,老师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抄,否则零分。反正已经摘抄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拜孔子了。拜孔子。不挂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