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世界观:洞穴之外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徐良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三月26日

提到世界观,仿佛又是一个离我太久的名词,它似乎还活在高中政治课本上,哪怕是问我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我也答不上。写论文的需要,最近又重读柏拉图,在这里就谈谈柏拉图的理型世界。

在《理想国》中,柏拉图展示了一副生动的寓言式景象。一群人居住在一个洞穴之中,他们从孩提时代就在这里,双腿和脖子皆被锁住。因为被锁住也不能回头,只能看到眼前的事物。跟他们隔有一段距离的后上方,有一堆火在燃烧。在火和囚徒前面有一道矮墙,上面有一块类似演木偶戏的面前横着的幕布。通过火光投射在他们面前的影子,便成了别无所见的囚徒看到的全部。突然有一个囚徒挣脱锁链,回头第一次见到火光,虽然一时会刺眼眩目,但经适应后他就会分清影像与实物,并明白实物比影像更真实。如果他被迫走出洞外,第一次看到太阳下的真实事物,他不堪忍受耀眼的光辉,再次眼花缭乱,先见到阴影,再看水中映象。最后抬头望天,直接见到太阳,这才知道太阳是万物的主宰。

这是囚徒洞穴故事的前半部分,与高中哲学教给我们的柏拉图客观唯心主义的感觉一样,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我们,我们生活的世界不是可知世界,都是虚幻的,只是理型世界的影子,大概都会觉得这样的理论太过蛮横无理。不过先不谈是否接受这样的世界观,至少这则寓言教会我们学会质疑:遇到任何“确信无疑、习以为常”的事情时,我们能问一问自己,这是不是真的?学会问问新闻联播里的世界是不是真的,同样也该问问cnn的世界是不是真的。这样的呼喊也不只有柏拉图,电影《黑客帝国》《盗梦空间》导演也一次次提醒我们,光怪陆离的世界是否只是电脑控制的虚幻世界,又是否我们只是生活在梦境之中?

一个先行者突然摆脱束缚,挣扎着走出洞穴,看到了外面真正的世界,这可以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这叫启蒙。所谓启蒙就是enlighten,让光照亮世界的过程。当然,启蒙决非是一劳永逸的工作。这位先行者并不乐意一个人独享这个真实美妙的世界,他要拯救他的同胞,于是先行者又冒着重新进入黑暗的痛苦,来到洞中,告诉自己的同胞:你们看到的听到的都不是真的,都是影子的影子,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对于从来没有回头看过后面火把,更别说见过太阳、见过真理的囚徒来说,这个先行者的话非但不能接受,认为这位先行者很可笑,而且是极大的挑战了他们的世界观,这对他们来说当然是不能忍受的。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必然会处死这位满口胡言的先行者。这位杰出的启蒙者悲壮地牺牲了,杀死他的正是他想要解救的同胞。这样的故事在历史中仍不断地上演。

金正日可以告诉朝鲜人民,你们很幸福,朝鲜人民也觉得很幸福。我们似乎有资格去嘲笑朝鲜了,我们骄傲地对朝鲜人民说,你们该打开国门看看,别做洞穴的囚徒了,外面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然而似乎又可以有人去嘲笑天朝的爱国热血青年们,这些青年也只是在泥潭里堕落地打滚的猪而已;我们领袖又告诉我们,我们现在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的发展水平尚不及发达资本主义,但是我们的本质是先进的,他们则是堕落的腐朽的罪恶的。此时,一群人依然在世界的东方,欢快地舞动着……

谁在洞穴之外?

标签:,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