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临界生活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未分类, 王丹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四月29日

昨天和室友一起去参加英语角,主题是qualified life。什么是你理想的生活?扪心自问还是很满足于当前的生活,不用担心温饱问题,生活安逸,时间弹性大,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读你想读的书,并未有太多的压力,实际上很多压力和负担都被身边的亲朋好友所稀释了。

临界生活,描述的是即将走出校园的自己,有欣喜、有忐忑、有期待、也有恐惧。年龄越来越大,人反而越来越放不开,顾虑的东西太多,到底是抵不过“怕输”两个字。人与人的竞争与攀比,只会让事件越来越复杂。回头看看这繁复的社会,与儿时课本上的美丽憧憬相差甚远。现在才明白所谓美好,恰是废墟上的残垣断壁。

英语角的外教,在自己的国度学的哲学,现在来到中国学中文,并全职教授中国人英语。这样的经历,怕是我渴望也难以迈出的。

问题不在于文化的差异,更重要的是在于一种对于生活的态度。你是否知道自己渴望的东西,有的人不知道;有的人知道却胆怯于追求的过程。担心追求中所付出的代价,过于计较得失。

我问他:“如果你付出了长期的努力和追求,到头来却发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怎么办?”他说:“that’s ok.人生不是一条直线,他是多个折线组成的,至少你知道了什么是你不想要的,在这个过程中你会重新发现你渴望的事情。”

这种对生活的豪迈和纯真,深深震撼了我。从小在程式化的模式中长大,总有明确的指标,有优秀的标准,被告诫怎样才能迎合社会,却忘了什么才是生活的本质。一切都是那样因果连环,一套连一套。

和他相比,我的生活是这样的干瘪和苦涩,为了别人的期待,如此压抑而功利,看着他我知道不管他生活物质上如何拮据,但他精神上是那么愉悦,他生活的本质是快乐的,富有创新,这种对生活的认真和责任心令我震惊,并且引起了我发自内心的深刻自省。

从沉默的大多数到现在的盲目的喧嚣,在做理性分析的少更多的是一种情绪的宣泄,药案的宣判与其说是一种公平不如说是一场悲哀,司法的公正被舆论所大大影响,如果人们以此作为一种觉醒的标志,那实在是对法制公正的的一种误读。

然而矫枉与过正的关系,历来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破后如何立,只一味地反对和批判,然而如何提出行之有效的有效措施,这才应该是高等知识分子更深入思考的东西。然而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这无疑将是一个漫长而繁复的过程。

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高声疾呼,却忽略了在现实的魔镜中自己才是那个独裁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