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第二十二期导言:一定要幸福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本期导言, 言轻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四月29日

厦大九十周年校庆前夕,几位南墙君在母校喧闹而激昂的夜把酒聚会,马老师给我打来电话,电话那端大家齐齐喊:“一定要幸福!”——后来,他们说,那天是南墙的“幸福日”。

原本幸福感这个词,确实已经有些莫可名状了,在我们经过了学习、学会睁开眼睛看世界的大学四年之后,真正素心无牵绊地去感受幸福,似已有些艰难。而就此放弃吗?

绝不。

“记忆就是一切”,邱靖或许唤起了大家对自己读大学之前的思忖纠结,与对自己所读大学和这座城市的感知。“在中国,也没有哪座城市像厦门这样,和她同名的大学气质如此相像,厦大和厦门天然地浑然一体,都是那样的阳光、朝气、祥和、平静、浪漫、美好。”九十周年的时候,我在遥远的北方,热血地关注着校庆的每一条消息,有点痴傻和固执,却不觉得孤独。那是所有厦大人的节日,也是反思与怀念的最佳时机。母校的意义,有一个关键点是,希望自己,能够对母校有意义。待此举成真的彼时,幸福感必然不言而喻。

做一个对母校有意义的人,至关重要一点,就是保持对远近大小事的关注与思考。远了说去,俊杰这个月关注了某校园媒体的“被换届”风波,客观平实的记录却引发人们的思考。运杰提出了自己对于土地问题的思考,以此为基础提出了四点建议;近了看来,野蘅对于自己成长轨迹中,父母和其友人对于自己在琴棋书画范畴的影响,是深深眷恋,亦懂得用一生玩味的,“做一个舒展的女子,无非就是洒脱追随性情而已吧”。王丹写自己将毕业的“临界生活”,同样用了心思来思考自己的生活:“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高声疾呼,却忽略了在现实的魔镜中自己才是那个独裁者。”能意识到这一点,就离“本质快乐的生活”不远了吧。由以,当自己保持着敏感鲜活的心和善于思考的习惯,或许原本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马老师本期的文章很有趣,我几乎是笑着读完的,读完后也深深地觉得,还是要相信科学的。这里的“科学”是真科学,是有依据并且一直无惧质疑和论证的科学。“科学”也确实是一个神圣不可亵玩的词汇。在观念里,和“民主”并驾齐驱,值得追求与敬重。对生活里层出不穷的事件,现在大家已经具备免疫能力,不轻易相信“专家”,是以“追求真理”的生活态度当然不错,兼备一层辨别是非的能力则会锦上添花。看着跟“幸福”没什么关系,可“幸福”也是辨证的不是?

郭辛的新疆游记读起来让人心驰神往,走四方是最自在痛快的事,我觉得是幸福要素之一。而纯姐的《回家》一文,又让走四方的痛快卸去,转眼看到了一个小人物回家的所见所闻,满心无奈与沉重,眼见百态却不得不承认这亦是生活的一部分。

五楼房客的文章,看到无疑就想起那支歌:“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私以为五楼房客的文章总是美的,让人慢下来去扑捉愉快的或者怅惘的幸福。是的,没错,有时候连怅惘都是一种幸福。因为有所牵挂,有所留恋。

整个四月我都在思量“幸福”这个词汇,以及“一定要幸福”这个任务。我们也内部讨论过南墙维系下去的动力何在。我总想当然地觉得,心里有股热情,不忘初衷,南墙就会一直在。说到幸福,隽永成分之一就是爱情,南墙的各位都是向往与珍视爱情的。这有时候也是苦恼,因为现实里具备好多阴差阳错的事情,可甘之如饴的爱情也不错。你们觉得呢。

幸福是一个多么柔软的词汇啊,柔软到像四月的桃花,像芙蓉湖的水纹,也像白城一波一波细腻的浪。厦大在这个四月过掉了九十岁的生日,南墙的部分人也在这个四月在厦大实现了小聚。

所以这个四月当然是幸福的,有所依靠、有所向往、有所珍视、有所反思、有所爱。

幸福诚然也是一桩简单的事情,只要用心,只要尽情。

幸福南墙,幸福四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