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可东墙面子上还得拆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马军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五月28日

大概一个月前,我曾经写下过下面一段文字:“我认为,政治民主化是人类文明进化的必然结果,是每个国家都会经历的阶段,中国也不会例外,或早或晚而已。所以讨论‘中国会不会民主’‘中国要不要民主’这类的话题实属浪费时间。需要关注的是,任何民主国家在过去或现在正在进行中的民主化进程中,都伴随着社会动荡甚至暴力革命,或大或小而已。台湾民主化的进程算是世界各个国家地区中民主化成本较低的一次,但也伴随着‘种族撕裂’和‘政治冤狱’的现象,更不要说以‘反复革命’这种形式换来的法国式民主了。所以,在民主化进程不可避免的情况下,考虑如何降低社会转型成本才是重中之重。”

我多么希望自己上面的文字是无聊透顶的杞人忧天,但是早上抚州传出的三声爆炸响,告诉我其实并没有想多,现实很可能在向我担忧的方向发展。

仇恨的果子苦涩难吃,爆炸之后没有赢家,钱明奇搭上了一条性命,这条命很可能像唐福珍那样,搭的稀里糊涂,不明不白。爆炸中还另有人伤亡,不论是衙门里的大人师爷衙役三班,抑或是恰巧经过的路人甲乙丙丁,估计死的更是稀里糊涂不明不白。不论任何理由,几条生命的消逝总不能让人袖手旁观,然而除了唏嘘,我辈似乎只能奈何。

我并非想站着说话不腰疼般的指责钱明奇的暴力,仇恨的果子必然有仇恨的种子。然而我也始终无法为钱的行为击节叫好。钱明奇说自己不想成为下一个钱云会,然而比钱明奇成为钱云会第二更让人可怕的现实则是:不想成为钱云会,就得成为钱明奇。钱云会和钱明奇之间,若无空间,钱云会之后还会有钱云会第二,钱明奇之后定会有钱明奇第二。

不是么?唐福珍自焚之后,自焚维权的案子风起云涌;郑民生弑童之后,弑童泄愤的案子接二连三。钱明奇之后,神州大地上是否还会响起悲怆的爆炸声,虽然我们心底都不希望再有,但是答案,似乎显而易见。而更可怕的是,显而易见的事不仅如此,衙门肯定不会轻易错过这次机会,只怕接下来还会出现以“排爆”为名义和借口的舆论缩紧,甚至会出现一些“被爆炸”的案件。我想这种担忧,应该不是没有道理。

以前用Twitter的时候,总是发现上面尽是些诉苦诉冤的百姓和忧国忧民的精英。每看一次Twitter,都要看三天新闻联播来消除内心的不安。那个时候我还奉劝自己,不要相信Twitter上的东西,那上面尽是些翻墙份子的胡言乱语,世界远不止Twitter上所言的黑暗和苟且。转战新浪微博之后,加了些演员和新东方的同事,世界瞬间变得美好而又励志。然而今天上午打开微博之后,走错门儿的感觉特别强烈,一直以为自己误入了Twitter,满眼又都是世界的黑暗和苟且了。我知道这事儿不能怪微博,只怪自己又关注了不少折腾人士。但是除此之外,是否还因为折腾人士越来越多,我没做过统计,不敢妄断。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倘若照此一直发展下去,折腾人士,定会越来越多。

写到这儿,耳机里传来一句歌词:“西墙补不来,可东墙面子上还得拆。”

标签:,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