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第二十三期导言:今天是个日子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本期导言, 林纯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五月29日

四月份的时候,南墙们在烟熏火燎的曾厝垵烧烤摊子上喊出了个“幸福日”;五月份集体记忆遗失忘了交稿日;鄙人临“危”受命,又逢工作杂务缠身,拖延至今方才提笔写导言,突然发现,今日也是个日子。

不管有多少人不遗余力地企图让这个日子从历史中淡化,总会有另外一部分人默默地悼念并铭记。马老师这期的文章非常应景,“任何民主国家在过去或现在正在进行中的民主化进程中,都伴随着社会动荡甚至暴力革命,或大或小而已”。很奇怪,回头看那年的“大暴力”,总觉得是张扬着年轻一代对民主激昂的渴望,而今看钱明奇们一出接一出的血肉横飞的“小暴力”,21世纪小屁民心中有了仇恨的影子,无论是担忧的、咆哮的、折腾的还是旁观的。小人物们意识到了,高墙上掉下来的石头,保不准有一天也会砸中自个。

五楼房客凭着亲戚关系看到这些屡演不鲜的“小暴力”事件的另一面,原来事件中一直遭人唾骂的一方也会面临如此无奈狼狈的境地,“打狗也要看主人”,于是两主相持,其犬得利(不太妥当的比喻)。小屁民们之所以只能自爆或被排爆,恐怕跟没有找到罩着他们的主子关系很大。

张俊杰的云南大理之旅,为我们挖掘“引入资本”的崭新视角。商业规则和文物回报原来可以这么巧妙的解决!这顿时让我们想起了前些日子清华大学的“真维斯楼”,是否也有一个更加巧妙的解决方案呢?

我想老邱必然是个讲故事高手,“两年前的那一天,我义无反顾地登上北去的列车。。。。。。”,就这样看客们都随他穿越了。在老邱的故事中,生命中处处惊现轮回、照应和提示,直到我们习以为然,将宿命接受。他细数每一个发亮的人,每一呃绚烂的时刻,就像小女孩儿一根一根擦亮火柴,温暖和忧伤摇曳。

“私奔”是最近的走俏字眼,可以不计较得失,可以和一切捆绑在你身上的责任说拜拜,谁没想过,但是谁敢?言轻给了我们一个最有喜感的私奔状态,“私奔就是男人扔掉电玩车钥匙、女人脱掉美衫高跟鞋,头顶一个脸盆拖家带口叮叮当当地走过大街小巷,砸过来的鸡蛋、菜叶和西红柿,都照单全收,时间久了练就一身好功力,接过来乐呵呵地大口吃掉,就像吃掉非议和责难一样,没心没肺地走向无人之境去。”我相信,豪迈的白羊女,你可以!

五楼房客的“姑娘”能看得人耳根子发热。你被他拖着在一阵春风呢喃中荡漾而过,期间各种稚嫩的、单纯的、清纯的姑娘和正太的脸,由于看不清楚而显得特别美好特别令人向往,然后你突然回到现实中,姑娘已经嫁人,而眼前人,即使长着一张正太脸,他依然是个大叔。他太享受这种拉着你坐过山车的感觉,然后还安慰即将失落的你“ 一切事情的最后都是好的。如果还不够好,只是因为没有到最后而已。”

这篇文章的写作跨越了两天。期间,李娜捧得法网冠军奖杯,这个没有国家培养的人,是在告诉我们什么?

今天是崭新的一天了。

2011年6月4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