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马军情书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马军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六月30日

小时候经常翻家里的那套《三言二拍》,对其中某些才子佳人的故事颇有印象。加上算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由痞子蔡开蒙的网络小说读者,再加上平时喜好个玩弄文字,所以在初中自己还算是个情书高手,至少亲手包办了朋友中三分之一的早恋情书。当时借着这点特长,经常会有写诸如汽水儿、冰棍儿的额外收入。现在想想,可能这方面的人品也是守恒的,小时候该写不该写的情话都写了个遍。长大之后反倒连个像样的白都不敢表,小时了了、大未必佳,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相信起这么个理性的理论:男人应该专心,不能东爱一个西爱一个。然而又可能是出于人的本能,从中学到大学喜欢过的女生又有很多,几乎每段时间都会有一个喜欢的姑娘出现,当然,也曾幻想过将来和自己喜欢的姑娘终老一生的画面。我是双鱼,浪漫的事儿即便做不出来,幻想起来还是很有天赋的。然而幻想的越是浪漫,便越是恐慌的反思——原来自己是如此花心的一个人啊,上个月不是还喜欢这个姑娘呢么,这个月怎么就又换人了?——这辈子没怎么规划过要成为什么样子的人,只是一直在避免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生平还是挺讨厌花心滥情的男生,却不料意外发现自己也有这种趋势,于是每次遇到有好感的姑娘的时候就要问自己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喜欢,然而每次提问,自己都给不出答案,时间一长,能成的不能成的,最终都没成。于是就变成现在这个鸟样子,身边连个姑娘都没有。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矫枉过正吧,即使到了该恋爱的年纪,即使家里已经开始施加成家的压力,自己内心的这个坎儿还是迈不过去。若不是大学毕业时对方误打误撞的把诀别当成了表白,大学四年可能连唯一一次的黄昏恋都没了。当然,身边不少好朋友或真心,或以看热闹的态度也支持或者怂恿过自己去表白,甚至还有某学长半夜打电话来表示慰问,都被自己以工作太忙未来不定甚生死无常的原因回绝了。哎,明明想要,嘴上还不承认,这苦逼的性格啊!

还好这世上还会情书和酒这么个东西,平时说不出的话可以写,平时不敢写的话可以酒后写。都说酒壮怂人胆,只是有一个技术问题,自己怂的一塌糊涂,酒量酒品又好的一塌糊涂。不知道诸位大师,对这个问题怎么解答。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