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王丹情书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王丹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六月30日

太久没动笔了,情绪持续自我封闭状态,不想说不想听,念及南墙规定,2月不交稿便有被除名之危险,心中虽亦有忐忑之念,但是一想如若只是为了规矩而写字,便更觉索然无味,不想勉强自己,反而还忍不住心里默默自嘲下自己,真是无赖。

都说,情书是要写给某个特别的人的。实在想不出要写给谁,如果真的存在那么一个人,反而更加写不出来了,情之所深,必然思前想后,斟字酌句,左顾右盼,于一往情深之下文字不过都是浮云,于是愈发不敢动笔,哪怕是一丝的不精确,于我都将认为是一种玷污。想及此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有没有情绪都写不出文字了,实属活该。

当然如果一定要写一个人的话,便选马军学长好了。之所以称学长,并未因为其年龄长于我,而来自一种校园记忆,加上了这个称谓让我更身临其境地回味过去的情意罢了。一直认为,我从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体系中广泛地存在着一种“等级意识”,小学时班主任拥有最为至上的权利,包括班干部等等。到了大学,反而更加明显了,学长学姐大了一岁,便仿佛有了某种隐含意,当然这种情绪其实远比我现在所写得要复杂的,个人猜测其背后儒家传统思想的潜移默化也是有一些影响的,此处只是略略带过,兴许以后一时兴起就称谓写个骚文,到时再细细揣摩。

那时的我,还是个小孩子,虽然现在也并不大吧。和马军认识也是通过校内网络,据他说和我的初识,是源于我的名字和某位年轻的历史名人相同的缘故。说实在话,这个源于实在是让我又气愤又无奈。虽然很小时听妈妈提起过,那时想及我竟然和北大主席同名,心中多少有种不知所谓的共同的骄傲自豪感,后来长大了,越发珍惜自我的价值,再听到人们说敏感词之类的,反而觉得有些不爽,我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你熟视无睹;竟要频频提那小老头子,仿佛我成了他的衣架,虽然我不胖吧,但也不能这么忽略人啊!

不过也多亏了那个小老头子,我认识了一个对我大学四年有着重要影响的朋友。

有阵我们好像经常聊天,那阵我天南海北地看书聊的也净是些是天南海北的事。我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来得快去得也快,强烈的刺激固然是一种快感;但是娓娓道来反而更是我的菜,静水深流。

后来我听说了更多他的故事,所谓故事便是些别人少有的事亦或是众人皆有的事。发现他是个有点戏剧化的人,也是因为马军,我对话剧又产生了一种好奇,那阵天天坚持晚上从漳州过来看毕业大戏,和现在相比真是个可爱的孩子,无奈韶华易逝啊,伴随时间流逝的,怕也不只仅有我的少年情怀。

后来还加入了南强剧社,虽然在收取了我40银子之后,这个剧社便没了什么动静,但是多少也是一种念及吧。

说了半天,也没提到情书二字,要说情书便要提到情,要说情便不得不说说爱。

写及此,忍不住便要噎住了,不知该写些什么。

爱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你说日思夜想是爱么,可以是也可以不是;你说死缠烂打是爱么,可以是也可以不是;你说决绝撕裂是爱么,可以是也可以不是。

那什么是爱呢?

爱是一种诉求,你渴望付出,同时渴望回报,得到他人的反馈,得到与特定人物的一种人类关系史上最为深入的交流与沟通。

你明知前面是悬崖峭壁,却依旧坚定脚步,爱可以说是人类最为危险的感知之一。情爱的两边,一边是天使,一边是魔鬼。

在长时间的交流磨合中,彼此更加熟悉,直至交心,卸下层层保护,将心事互相和盘托出,这便是爱,所谓兵不血刃便是这个道理,及此便更觉情爱之路的险恶。然纵是如此,情爱之道亦人满为患,绝无任何收敛冷清之势,反倒给她增加了更多的英雄主义色彩,好似飞蛾扑火,火势愈演愈烈。

然人间亦有此理,所谓峭壁悬崖之花,是说在人间少有的美境往往存在于最最危险的地方,更因这稀少于美中越显卓尔不凡。情爱亦是如此,虽道途险恶此中暗藏杀机,然其中亦蕴含着人间之真爱、真善、真美,使人着实难以舍弃,便应抵死的决绝也要赌上一把。

唉,唉,唉

怪不得这世间这么多痴男怨女,哪怕是那青灯古佛之人也忍不住叹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

此中有深意,自有那有缘人细细品读。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