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幸运儿和大力士——代“情书”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言轻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六月30日

有些文章的题目,一看我就觉得是我不能驾驭的,比如《我的大学时代》,比如《友情岁月》,比如《情书》。何以如此轻视自己的表达能力?——太慎重了,任何下笔都觉得会轻浮飘渺,表达不出那最真实完整的感受。而我还是决定来试着写一写《情书》,这个听起来柔软、深情、可大、又可小的题目。

经过青春期跌宕起伏的回忆,二十岁左右的我,是一个惧怕他人太深情的人,所以常常面对矫情的表述插科打诨、一笑了之。开始对任何刻意充满爱意的词汇和句子,都充满了不信任。可虽然不信任,还是会在某个时刻被击中泪点,流一把莫名其妙的热泪。然后又不承认,不肯承认心底被攥得都滴水了的感动。

有诚实面对自己情感的热情和胆色,也有不喜欢太直接流露出来的青涩和羞赧。杜拉斯说:”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今时今日的我,依然视爱情这件事甚重,重的……能够拴住你所有的精、气、神。有时候,这件事实在又很轻,像风像雾,像童年操场黄昏柔软的天光,和记忆里夏日路边的蛙鸣。

少女时代,对于两性关系的期待是仰慕和被仰慕,宠爱和被宠爱,总是通过这段感情与自己理想状态的契合程度,来判断爱或者不爱,继续爱或者终止爱。后来这种猎奇的心态被现世的诸多事件所干扰,而变得不那么重要。至此我开始懂得,为什么许多人用relationship命题我们所说的恋爱。没有任何关系可以不需要互动,即便这是个强调独立和女权的时代。

不是什么都可以保持理性的人,我也是一个情感动物。相较于被照顾、被呵护,我更看重的是被尊重、被信任。有人跟我说,如果你和一个人在一起,你没有变得更好,那就说明这段感情不是一段好的感情。我对这个观点不置可否,我不觉得爱情是绝对的付出或索取。我们所谓有营养的爱情关系,不是你学到了什么,什么促使你变强。爱情不是奥运会,没有人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爱从来不以竞技的姿态出现;爱情也不是青年会和公益团体,专门帮你实践爱心实现价值,同时一定要为你提供苦情或甜蜜的角色扮演,完成你的期待和想象。爱情的营养关系,是由爱产生的某种向心力,某种从自我怀疑到说服的能力,某种你对你生活状态肯定的气力。总之,我开始相信,爱就该是一种强大的力。

劳伦斯认为,男人和女人都该保持各自的尊严和独立,同时保持一种相互的契约关系,就像北极和南极,由此囊括他们之间的整个世界。

这些年,还有未来许多年,幸福与失望之间,克制与疯狂之间,我仍旧相信和珍视爱情。可以真实的笑或哭,直面自己的软肋和缺失,也能够看到自己的小宇宙和大志气。这都是爱情给的惊喜。

有一天你白发苍苍了,和一个人在平静的生活里喝早晨的牛奶,刷晚上的假牙。你们或许从年轻的时候就认识了对方,一路以来,你们目测对方的漂亮健康,耳听对方的喜怒无常,你们争执过甜蜜过,你们曾经相爱得食不知味,一起畅饮人间烟火,后来又携手在市井的琐碎生活里摔摸滚打。或许你们也吃力地怀疑过,选择的人生是否正确。年轻的时候你们惴惴不安、什么都没有,却喜欢肆意在大街上张扬地亲吻大哭或者大笑;后来你们似乎看到了生活的本质,变得内敛和克制,于是体味到寂静温柔的眼神也许就是你要的力量;一起衰老的过程里,你们热衷于细数这一生的你是我非,斤斤计较,到了最后,大家都一脸皱纹,说话透风,但是仍旧美得不像话。

最初所相信的东西,如果到了那个时候仍旧坚信,那你们就是最可爱的幸运儿,和大力士。

那称之为爱情的东西,照的你白发闪耀,溅起了温柔细腻的光。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