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莫兰塔情书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莫兰塔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六月30日

是遇到你的那一天让我相信,以后说什么也要好好过每一天,因为每一天都可能是一个奇迹。

如果不是你的出现,那场发生在2011年2月14日的位于新中关大厦某层楼某家不知道算是服装店还是留学咨询中心(很遗憾,作为财经记者,我必须指出这种商业模式上的混乱)举办的名为“bachelor party”而实际上是个“English Corner”的聚会说什么也不会让我这么一只英语很好的文艺女流氓感到满意。后来事实也证明,我们都是被人诱拐过去的,而且还是同一个人。

那天,我刚刚写完稿子,能想象自己的脸色必定是有些暗暗的狂躁,我画了个小烟熏,穿黑色皮衣还搭了机车帽,万古不变的女王范儿,又出去吓人了。你知道我在哪里长大,对,那个美得不像话的地方。但我偏偏没有生得一副温暖湿润的个性,我不穿长长的棉布裙子,也不光着脚丫在海边踩出一串凌乱的脚印,更不素颜躺在白城的草地上吹泡泡。我会的是向大海纵身一跃,噼里啪啦地杀到第一座礁石,爬上去,坐下来,直至意识到快要涨潮,然后坐公车晃到斯利美,干掉一份超级芒果冰。

我不“小清新”,我很“非典型”,肯定不是那种男人站在远处看她笑了,就会冲动地希望做些什么好让她能一辈子幸福的姑娘。更严重的,我记得有人说过,以我那副模样出去碰见的要么是兄弟情要么是一夜情,反正绝对不会是爱情。

然后你站起来跟我握手,我没听清楚你的名字,好像也没说清楚自己的名字。我想,逊死了,因为在类似的距离范围内站在我跟前的人里有过沃伦·巴菲特也有过比尔·盖茨,而我每次都能很溜的自报家门。我找了张椅子坐下来,离你足够近,又相对远,我用余光又看了一眼一身黑衣的你,神色很严肃地坐着,似无大恙。于是我告诉自己没关系,反正初次见面你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我是正常的我。

故事的后来,我们也在一起讨论过,但直到我敲到这一行字时,你还不知道的是——你长了一副外貌协会荣誉会长我很喜欢的模样,所以即使你的脑子里装豆腐,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找话题的,而且很残酷地,那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本能。

结果你却给了我一个惊喜。

在了解了你的职业之后,我又犯二了,选择从“中国通讯产业在未来一两年的格局变化”开始聊,请原谅虽然身为一个34D,我却始终相信自己的脑子更性感。可是,没想到这次效果竟然出奇的好。你非常淡定的就这个话题侃侃而谈,白皙的手指端着红酒杯,煞是好看。

你也很喜欢和我说话,甚至可以说整个晚上只和我说话。我们从光怪陆离的A股市场到诺基亚到底会不会复活,从“中国制造”的困局到青年应该投身实业救国的浪潮……聊得旁若无人,天花乱坠。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做“一见如故”,丝毫不需要矫饰,纯粹而自然的,那是你和我的生命因为关心的事物是一样的而在这里交汇。真是早一点也不行,晚一点也不行!

参加聚会的朋友们都在里屋,而我们俩在外面找了张小桌子,抽烟聊天,你还吃着饭。你的同学,也是我的同学出来看到我们,说“这是《志明与春娇》吗?”

我捕捉到了你稍纵即逝的茫然表情,猜想你肯定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于是回道来人,“就聊点意识形态的事情,要不你加入?”后来每次我们去看电影、看话剧,每次我跟你聊起摇滚乐,你都会用“哥是很文艺的”鼓励我继续说下去,而我想到那个瞬间,都会觉得,你这已经不是“勇气”了,简直就是“胆识”。对,你是狮子座的,很好。

我所不能抗拒的机械浪漫

我是错装在一个女子身体里的参孙。我爱上了一个精神世界跟我很像很像的男人。那我是不是一个gay?

我非常enjoy你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因为难以接受而深吸一口气的的样子。好萌。它和另外的几个词语一起不停地提醒着我,眼前这个知识结构跟我截然不同的人,是多么的有趣。而且你的反应让我觉得你的道德感很强,起码比我强,是个好孩子,我一定要好好珍惜你。

在我们还没在一起而我确定自己是爱上了你的那天晚上,凌晨4点多,在我家楼下的小酒馆里,你问我“你觉得爱情对你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我抬起头来看着你,一个在我心底藏了很久的答案脱口而出,“理解……”但话音刚落就感觉到了我的自私——我想要一个男人包容我的野心、不羁和外在的强势,理解我的信念并且接受我为这样的信念不停地试错、一次次冒险的举动。可我又能为他们带来一些什么呢?

以前的我有过太多不落地的感情,以至于我总需要面对深爱我的人在我面前伤心欲绝的表情。我记得自己和你提到过一些这样的片断。我明白自己的问题:我本质是一个自由的灵魂,我的爱情始终飘在无垠的海面上,既没有彼岸也没灯塔,而当大部分人不得不一边接纳着我的付出,有一边接纳着我并无目标的事实,都崩溃了,他们恨我,仿佛我是一只塞壬,继而觉得怎么伤我都行,反正我很强大。

这个问题我曾委婉地问过你。然后,冷不丁地,作为文科生,我生命进行到此能听到的最浪漫的一句话就向我袭来了——你用了那样一个比喻:紧贴着在高速公路上狂奔的大卡的周围有一圈空气阻力为零的区域,那里是很安全的,我就是那样一辆大卡,紧贴着我也是很安全的。你说那个理论叫做“流体力学”。你们那所工科大学的老教授们应该不知道自己在三尺讲台之上教的那东西竟然还可以用来泡妞。

我记得那一天,2011年3月11日,在相识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我们正式在一起了。本来我还心存怨念觉得你并没有直接表白,可是几个小时以后听到这段比喻,令我心悦诚服。后来我把这事说给一个跟我关系很好的天使投资人听(当然,我隐去了发生我们那段对话的时间和地点),他本来赌我们俩半年之内必分手。然后他把盘口撤掉了,他说“这样的话也就他敢说出来,也只有你听着会觉得很浪漫。你们就是对上了,没办法。”

这就是我们在一起时的气场,永远像初见的那天一样,旁若无人。这是我从未曾经历过的感觉。你不知道在宜家,你推着车跟我说着《盗梦空间》里的物理知识有多美!你不知道我靠在温泉池边听你谈着台海战争军备情况有多美!你不知道你像洗试管量杯一样小心地帮我洗碗时有多美!你不知道当我熬夜写稿写到一半趴桌子上睡着,而你却在半梦半醒间拉起我的手是有多美!

咳……我真的很不喜欢用感叹号……因为它影响客观。但我们一起在北京的日子里,你就这么一点一点地在影响我,用那种和缓而令我始料未及的方式,我慢慢进入一种氛围,去思考过去拒绝思考的那些事:爱情不能只有“理想”,还要有现实的目标,以及路径。

“同步”这件事

你不知道,我常常望着你熟睡的脸在想,幸亏我们相遇,并且相爱。然后很多时候,又纠结地想到,会不会还是有一天,我在某个你不存在的空间里,感叹“若能不相爱,便可不相负”。

对于我的悲观消极和不安全感,你是清楚的,甚至在我没心没肺地笑着说,“我睡觉的时候喜欢贴着墙”,你居然就直接指出了。

所以我每次想到3月底的那天,做版做到很晚的我终于下班打电话给你,却听到你一个人默默坐地铁到三元桥,我家楼下。尔后,果然如我所猜一定有事,而且还偏偏是我知道一定会发生但是又没有办法阻止的事。

我曾经无数次想象自己面对这件事的情景,你的事业又到了下一站,你要离开北京了。而我可以像过去自己读过的所有武侠小说里那些智慧与武艺并重的侠女那样,横刀立马,寒光入鞘,送你出关,说“亲爱你去吧,无论什么我都支持你,因为我是懂你的”,然后两份礼物在同一吻里送出——绝对的理解和绝对的信任,以此来回馈你给我的,那一样别人永远给不了的东西——inner peace。

而终于,那个让我耍酷的时刻还是来临了。我忍着痛呈现出了最棒的心理素质。我甚至不抗拒谈到“未来”,这个我最害怕讨论的问题。我怕你走得不安心,有任何一点不安心,都不可以,我怎么可以给别人任何一丝负担呢?我的道德感就体现在这里,哪怕我总听别人说,“好女人最后都是进了冷宫的”。

我也并不是逼自己这么做。因为本身当我在苍茫众生中看见你的时候,你就仿佛是另外一个我,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像是遗失了许多年而又形态未知的一部分,找到你,我就完整了,而在那之前,我像什么“爱情目标”之类的问题,全是白搭,不会有答案的。

所以我亦不需要揣测你,我唯一需要恐惧的是“失去”,因为那将不是我再次一个人独自上路,而是变得残缺,所以在异地的时候,我的情绪会因为一些无聊的小事失控。那一部分的自我释放出来,跟我塑造了二十几年的机车形象不断地在做斗争,我表达自己的脆弱和偶尔一点点的依赖,试着把事情往好的地方推演,珍惜自己,防止过度欣赏暴力美学。而在更为广阔的空间里,每一天每一天我遇到很多人,碰撞出很多智慧的火花,我都像马上立即同步到你那里,就好像我们的大脑和心灵紧密相联,不分彼此。我也会在得到你那些典型的“嗯”、“哦”、“好”、“没问题”之类的、纯粹输入型的工科男反馈之后,会心一笑,我木木的树袋熊啊~~~

有时我也阴郁得可以,甚至当初一不小心成为我们媒人的那位同学看到我的样子都会说,要不发你一张红牌好了,“慢得不是一星半点儿,女孩子跟他在一起,会很累的”(个么……我真不是在挑拨离间,看我怎么掰回来哈~~~),我一般都是跟着吐槽几句,但是安静下来想一想那些吸引我们走到一起的核心因素,就觉得,情绪什么的,还是太微不足道了。而不需要经历磨难的感情,本身即值得怀疑。我还像留着等到某一天,我们真要一起面对什么大风大浪的考验,我能把自己积累多年的好品质,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你,告诉你:我们会是无敌的。

这是我给你的第一封情书。祝你工作顺心,睡得好也吃得好,但是吃得不要比我给你做的菜更好。别的就没有太多了,记得继续爱我哦。

最后,我想给你这首诗,是Oriah Mountain Dreamer的The Invitation。请允许我把它译成“生命的邀约”,尽管席慕容已经用过这个题目了。它完整地展现了我的爱情理想,那漂浮在空中不落地的部分。希望我有机会在某个你已经不记得我提过它的早上,给睡意朦胧的你轻轻诵读:

The Invitation

Oriah Mountain Dreamer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you do for a living
I want to know what you ache for
and if you dare to dream of meeting your heart’s longing.

It doesn’t interest me how old you are
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risk looking like a fool
for love
for your dreams
for the adventure of being alive.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planets are squaring your moon…
I want to know if you have touched the center of your own sorrow
if you have been opened by life’s betrayals
or have become shrivelled and closed
from fear of further pain.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it with pain
mine or your own
without moving to hide it
or fade it
or fix it.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with joy
mine or your own
if you can dance with wildness
and let the ecstasy fill you to the tips of your
fingers and toes
without cautioning us to
be careful
be realistic
to remember the limitations of being human.

It doesn’t interest me if the story you are telling me
is tru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disappoint another
to be true to yourself.

If you can bear the accusation of betrayal
and not betray your own soul.
If you can be faithless
and therefore trustworthy.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ee Beauty
even when it is not pretty
every day.
And if you can source your own life
from its presenc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live with failure
yours and mine
and still stand on the edge of the lake
and shout to the silver of the full moon,
“Yes.”

It doesn’t interest me
to know where you live or how much money you hav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get up
after a night of grief and despair
weary and bruised to the bone
and do what needs to be done
to feed the children.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o you know
or how you came to be here.
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stand
in the center of the fire
with me
and not shrink back.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ere or what or with whom
you have studied.
I want to know what sustains you
from the inside
when all else falls away.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alone
with yourself
and if you truly like the company you keep
in the empty moments.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