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第二十四期导言:六月我们谈情说爱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本期导言, 野蘅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六月30日

厦门是一座容易养出生活家的城市,看它就是一个乌托邦似的温柔乡啊,湿润,温暖,干净,明快。海风吹得山石失了棱角,满山的相思树是柔软怀抱,每个生灵都像在爱恋。这里的人家窗台放几株三角梅,恣意的玫红点亮白的墙,蓝的天。这里的骑楼让人放缓脚步,亲切如回了老家。这里的人持小杯品茗,气定神闲。云从不拘束,海面常平静。在这儿呆久了,人自然会掂量幸福和成功哪个才是追求的终极,什么才叫生活。因为离幸福够近,一定要幸福的口号,喊得格外有底气。

南墙人会爱,有癖,少浮夸,多情感,旷达到可以什么都不是又什么都是。土楼里生活,庭院里喝茶,广场上放风筝,为生活的本真而活。也所以爱情和理想是南墙一直的主题。我想这氛围难说与厦门无关。

离开她的人,会眷恋这座小岛,重新回来的人会为她感动得热泪盈眶。岛是一个坐标,走到哪儿都要算一算与她的距离。

比如先在北京后到济南的陈堃,还是念念不忘心爱的城市嘛。他对山水的依恋,很有同感。这种人与自然的连接,有幸从出生到如今从未有过断裂,这要感谢厦大。我想对于爱山水的人,山水在道德上的启迪还要次于它安抚人的灵魂,给人以最原始的触动。他说“被厦门宠坏了!”,不过也觉得这是一句借口。厦门、厦大就是美好的存在,不需要排斥,只需往更深里去体会她。对生活的赐予我们从来不应该躲避,把自我的生命安顿好,才对得起上天的眷顾。遥祝陈堃哥在大明湖畔泰山脚下的生活依旧美满幸福。

六月二十四日是南墙的生日,仲夏夜三大的一切大小事务都由邱道长统领操办。东坪山是理想的选址,骑行俱乐部“一起去骑车吧!”的标语,都把一群人八十岁后的兴致都挑起来了,难忘更是月下一行人齐登古炮台观望大小金门,天微亮时朝霞如烈焰,山顶经幡飞扬,众人如同朝圣。南墙人没能聚齐,但来了不少泛南墙的朋友,有担当者、TEDxXMU、公共空间、讲座信息网。那晚马老师是绝佳的主持人,身在外地的南墙人也似乎离东坪山很近。

邱道长的文章我一向很喜欢。《建党伟业》首映那晚,正好做完一期讲座,讲者已经乐观预计这个摊子不久就要倒下,给予国家命运深深的担忧。民主是奢侈的制度,需要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具备民主思想的实干派。当年的十三个人大概不会想到日后会对这个国家产生翻天覆地的影响。当时的年轻人也编织着爱情,豪气冲天不失轻狂。电影镜头切换很快,命运就这么演绎开来,让后人唏嘘感慨。未来我们很难看清楚,一切预计都有不确定性,勇者就怀着那满腔热情,朝着远方依稀的灯火,欣然前往。没有嘉兴湖,还有东坪山。

宏大的叙事已经不能够取悦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于是电影中一抹江南朦胧色就成了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南墙人真是宁追风月不控政治啊。

情书的主题来源自一个晚上的谈话,只要话题提及姑娘或妹子,群里都尤其热闹。定下了规则,情书可以写给你的TA,也可以是虚拟的对象。原本定情书为副刊主题,后来稿件远多过正刊,还收到不少投稿,于是整个六月甚至延伸至七月,南墙人都在谈情说爱。

马军老师抛出了第一篇情书。马老师的文章一向坦诚流畅如他坐你对面跟你说话。题为情书实则提出几个实际的爱情困惑。怎么确定好感和真正喜欢,表白的勇气哪里去找。有幸得到一些解答,比如少杰说要正视自己的天性,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爱情和对象。马老师的最新力作《俺答的故事》,就是一个勇敢告白的故事,作者要更加努力。即将踏上台湾的马老师,相信你会幸福,还有不要忘了厦大的姑娘啊。

五楼房客的两则情书,前一则同样是议论,后一篇应该是写给一个虚拟的姑娘。他说情书应该写给追到的人,如此残酷的观点该要磨灭多少少男少女对情书的信心。是道出了一种惨淡吧,靠情书营造的爱情已经抵不过物质的侵蚀,爱情成了商品。我想房客学长终究是一个用情很深的人,不然也写不出“那个夏天,爱你的心,已经长成参天大树”的句子。但对女生也不足够信任,女生骄傲的资本不会全是收到多少情书,而是在唯一的那双眼睛里,她有多么美丽到无与伦比。

王丹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脱口而出“学姐”,后才发现你我本是同一级,改口竟然很不适,关于称谓的骚文大可一写。刚进大学时候,对学长姐的想象往往掺杂着崇拜和依恋,没能因此生出恋情,遇上马老师这样的领路人是另一种幸运,性情相通因而相知,又因各自不同而充盈彼此。在两性世界里的愉悦,诉诸情书,在我看来是丰富了情书的内涵。爱情于你是充满险恶的征途,为什么我们通常觉得其他感情通常在安全地带里,是我们尚未卸下完全的保护不够倾心吗?未必是。

情为何物?言轻姐探讨了爱情的营养关系,得出结论爱应该是一种强大的力,“某种向心力,某种从自我怀疑到说服的能力,某种你对你生活状态肯定的气力”。从渴望他人参与生命到独立意识萌发再到直视自身的软肋,是一条人在爱情里的成长轨迹,一生如此走过,垂垂老矣的时候,真的就是幸运儿。读言轻姐的文章,你能感到这种恬静的美好。

颖哲姐的爱情则是那火花般耀眼的存在,故事发展得如同先锋剧情。相见奇迹似的一见如故,早一点、晚一点都不行,两个人在一起就生出旁若无人的气场。但爱情不能只有“理想”,还要有现实的目标和路径。爱是因精神世界相近而在一起,又能心悦诚服地接受因对方的改变。爱是绝对的理解和绝对信任,是非彼此而不能的完整。允许爱情各种不规则,只因命中注定。

最精彩应该要属少杰、丽香的情书对话了。这对恋人由南墙二大促成,每月过着同南墙生日同天的纪念日,就凭这点南墙人真的没有理由不幸福。平时里看到丽香和少杰总是恩爱,邱道长曾说按他的星座血型理论,两个人也是绝配。爱情毕竟是靠经营的,写情书是一种方式,坦诚互见,磨合阶段最大程度地包容对方,计划未来。最重要的是,爱情里双方都有相当的投入。少杰说出了情书至少的三种功能:一,追成姑娘的救命稻草,二,寄托思念营造浪漫,三,沟通情感矛盾。你们用更好的心灵相爱,南墙人因你们幸福。

一沛说,人生的重要意义在于获取不同的体会。一沛总是风风火火。第一次认识是在毛章清老师的课上,课后他走过来问我去台湾交流的事情,之后又有数次邮件往来。后来我知道,一沛就是认定了一件事,便非常执着的人,然后往往就成了主角。我也相信人开拓经历需要知行合一。自身的实践总是少,需要借助于他人的体验。无论是担当者,还是写给三娘子的情书,身边的朋友都能感受到一沛的真诚,学会担当,相信爱情。欢迎一沛,你会给南墙带来更多新鲜的体会。

这一期情书副刊还有不少泛南墙的参与,张启斌、蔡景森、郁佳伟等朋友,我们会把这些情书一起放在南墙的网站上。马老师在南墙三大宣言中写到,他们相信真实的力量,并相信真心的生活就是对世界最真实的记录。看吧,南墙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是世界最真的一部分。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