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其实“奇迹”也可以这样理解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闫鑫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七月30日

7月23日晚上20点34分甬温线铁路发生列车追尾,到24日凌晨两点声称没有再发现生命特征而宣布搜救结束。7月24日下午5点,发现一名幸存小女孩项炜伊,在7月24日晚召开的铁道部新闻发布会上,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谈到刚刚获救的小女孩项炜伊时,他说,这是生命的奇迹。

我们总是会不断惊诧于我们的官员的遣词能力,佩服于他们在处理公共事件时不断挑战智商底线的说辞,但这次我在仔细品味了王发言人的“奇迹”后,才发现我之前对中国官员在应对危机事件时的变现认识该是有多么肤浅。在了解了这个权力体系的运作规律之后,我不禁要感叹,这些看起来拙劣不堪的公关手段,漏洞百出的谎言其实对于他们来讲恰恰是最理性,最合理的选择。

正常的面对危机处理方法当然是承认过失,解释原因,追究责任人,道歉,争取公众谅解。企业和民主国家的政府在处理危机事件的时候,一般也都会遵循上述的规则,这是由它们权利授予的途径所决定的,企业要对消费者负责,政府要对选民负责。但对于铁道部来说,最需要处理的其实并不是和公众之间的关系,而是和上峰之间的关系。民意再汹涌,动不到乌纱帽,但上峰若是不满意了,脑袋不定都要搬家。在中国所谓的民意影响问责,民意影响司法,都是通过影响能决定这些事务的官员来实现的,万一官员不鸟民意,民意再沸腾也是没有丝毫用处的。

因此,对铁道部来说,这种时候,必须要死抗,必须要说这个小女孩的存活是“奇迹”,为什么?因为如果承认了自己当初判断的失误,那就是耽搁了救援时机,这是在草菅人命,舆论的压力必然转移到其上司。其上司将面对 “这种行为是否会得到处理”的压力,这种情况下,处理了是正常的,不处理就是渎职,是包庇。但如果铁道部死咬着自己当初的判断是正确的,这是个“奇迹”,言外之意是我们当初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出现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人类能解释的了。这样,压力还在自己这一层,舆论的质疑虽然很大,但你们有证据吗?证据都被我埋了,空口无凭。这个时候他的上司就可以以一种拯救者的形象出现:这个事情嘛,你们的质疑没有切实证据,我如果做出一些处理的话,那是对民意的体恤;不处理哪,也是正常的,因为你们别有用心嘛。 即使暂时把某些人免了职,他们也是替上司分了忧,上司自然忘不了,风声一过,前途光明。新的上海铁路局局长安路生不就这么过来的么。

下属替上司背黑锅也不是行政系统独有的,在司法中,权责的极度不对等导致这种现象远甚于行政系统,也是错案频发的重要原因。

法院在审理普通程序案件的时候必须要组成合议庭,三人以上,包括法官和陪审员(实践中很多法院基本不要陪审员,或者是当成法官家属的一种福利),判决是以合议庭的名义对外作出的,疑难案件还会提交庭长会议、审委会讨论,有重大影响的案件甚至会在政法委的牵头下公检法三方会商,讨论结果无论办案法官同意与否都必须执行,以合议庭的名义宣判。

法院的案卷分为内卷和外卷,外卷是当事人及其律师可以查看的,内卷属于机密的范畴,里面记载着合议庭每位法官的观点,审委会成员的意见,上级法院和政法委的指令。内卷当事人是不可能看到的,甚至代理律师不小心看到了都可能导致获刑。

现状下,但凡是有点难度或是影响力的案件,合议庭一般都会提交审委会讨论。但一个错误的判决,仍然署的是合议庭成员的名字,面对民意替罪羊也是他们。不要觉得他们很冤枉,实际上他们很享受这一点,因为他们执行的是审委会的指令,这在内卷上写的是清清楚楚的,责任在审委会。审委会都是些什么人?院长,政委,副院长,这些级别的人不可能没些后台关系的,追究起来会容易么?刑事案件还要问公安,检察这些强势部门的责,这种盘根错节责任认定下,错案追究程序有可能启动吗?更何况他们有时候也是执行更上峰的命令。譬如在赵作海案中,失踪的赵振晌身高1米5,尸体大概1米6,检察院多次退回案卷,最后在政法委的牵头下作出有罪判决。事后问起检察院有何感想说道“我们最大的责任就在于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所以甚至有学者说干脆取消错案追究制度算了,错案追究制度的存在反而加大了错案平反的难度。

所以,所谓的“集体负责”导致的结果往往是出了事每个人都有份,真追究起来兹事体大,往往不了了之。集体负责导致的是集体的不负责。

久而久之,法院系统就形成了一种默契,当事人不知道这个判决真正是谁作出来的,他只认识判决书上署名的法官名字,因此上访,报复的对象也就只是这些底层法官。而底层的法官心里也很清楚,即使启动错案追究程序,追究起来责任也不在自己,因此心安理得;真正做决定的人树大根深,不怕上访,舆论压力也不在自己,更是肆无忌惮。这是多么完美的一个错案制造机器啊,下面的人没有负罪感,上面的人感觉不到压力。所以当我听说某法官被当事人报复时,只能感叹“又一个不幸的替罪羊”。

这样的体制下,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就是在打上司的脸,就是向上司撂挑子,屁大的事都担待不起,要你何用?现在,我已经不难理解支撑这些发言人们在面对汹涌的质疑时仍然佯装蛋定的力量是什么了,他们知道,黑锅不是白背的。

其实“奇迹”也可以这样理解:这么搞都搞不死你,不是奇迹是什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