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从“PX”与“与邻为壑”说起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马军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八月30日

07年厦门要建PX的时候,互不相识的厦门人走上街头散步抗议,让人们看到了勇气和理性的力量。散步之后,PX工厂迁至漳州古雷半岛,厦门周边解除了个炸弹,古雷半岛上多了个隐患。

听说古雷半岛上的农民也为此抗争过,据说还留了血,最终还是没有抗争过政府,漳州市政府“胜利的”将厦门人极力反对的PX争取到了漳州,并改名为古雷重大化工项目,作为招商引资的典型。百姓或因征地或因环境苦不堪言,官员或因获利或因升迁弹冠相庆。

现实就是这样的不公,没有办法。在一个发展不平等的世界,弱者决定自身命运的能力就是这样的微弱。看啊,有些人朝九晚五的坐在写字楼里喝喝茶打打电话聊聊QQ,一个月就能赚个万把块,有些人起早贪黑顶风冒雨的在城里扫大街盖高楼奔波忙碌,一个月只能拿到千余元。再看,大城市中心都是钢筋水泥玻璃外墙的CBD银行街,里头的人一个会议几个电话就能决定股市屏幕是红还是绿,小城镇周边都是破败的厂房斑驳的烟囱,里头的人呼吸废气脚踩废渣的向厂外的小河沟排放着废水,污染全都自己承担,生产出的光鲜产品,却大部分要送到城里让城里人消费。再看,发达国家的人可以一年上半年班休半年假,一家三口住两百平米开两辆汽车游青山绿水过神仙日子,第三世界的人则终日匆忙加班加点挤贫民窟扒顺路火车守穷山恶水做泼妇刁民。从社区到世界,不管承认与否,不管接受与否,不平等永远在那里,亘古至今。

然而这还并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若无一股理性的力量尽力扭转,这种不平等的态势会更加严重,马太福音中说:“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于是强者越强,弱者越弱,若无平衡之力,社会定会定期崩溃,政治上以穷人革命的形式,经济上以经济危机的形式。厦门人人多势众影响力大,古雷人人少力薄声微言轻,PX就从厦门搬到古雷,这笔不公的账虽不能算在厦门人头上,却也实实的让古雷人付出了代价,这让人拧巴的现实,到底要找谁买单呢?

答案其实并不难想,人们遇到关乎众人的事情,求解自然就成了政治的事情。就是论事,理想的情况,厦门人反对PX,PX就应该顺应民意,搬出厦门。至于搬到哪里去,就要看是否有百姓真想接受这个工厂, 若有人想接受,那就一拍即合,当地政府选址建厂,万事大吉。若无百姓想接受,民众生活又非要PX不可,那只能将厂建立在人迹稀少之地外加严苛环保监控措施,多出来的成本,以涨价的形式,所有人买单。道理就应该是这样,谁享受着化工带来的便利,谁就得为这份便利掏钱买单。

然而现实不是这样的,政府为了利益和数据,可以欺上瞒下的见项目,百姓力量大还好,政府承受不起只得讲PX转移,若民间力量弱小,便可强硬上马,霸道开工,肆意污染,无所不为,本来政治的存在应该是抵抗马太效应,让社会更加公平,然而“应该”一词是最无奈的否定词,坏的政治从来做的都是劫贫济富的勾当,我们不幸,一直这样。

政府能解决问题,本身也能制造问题。评价政府好坏,就看他解决的问题多,还是制造的问题多。其实解决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很难,大概想法,上述已经列出,只要做到,解决PX,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唯一的问题是:谁会反对这样的办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