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最好金龟换酒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八月30日

夜半回家,一场大雨洒的北京通透。经常守在单位门口的出租车司机对我大多很头疼,他们排队一守往往一两小时,憋着就是为了一趟天通苑回龙观。我这种远不远近不近的有如鸡肋,还常常加班深夜以混淆它们视听,细想着实可恨。

于是有公交还是尽量公交了,我也懒得见司机一脸的纠结相。加班的时限便往往定在最后一趟公交的底线。常言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老这样掐着点,难免就误了点。无奈等公交这事,你也不知自己到底有没有误点,生怕一转头就是一辆末班车披星戴月而来。只能先耗着,一脸的遗民泪尽胡尘里,北望公车又一年。

星辰为伴。与友人之约想来是赴不上了,我倒是颇向往混沌的酒气,一扫一星期的阴霾。记得秦观的词里有一句话:“最好金龟换酒,相与醉沧州”。典故来自李白与贺知章相交,意气相投,贺知章便将代表唐人做官信物的金龟拿去换酒与李白同乐。清醒时生活的细节想得太清楚,这等细枝末节日积月累,左手是无着落的老婆右手是阳春白雪的房子,交错生活,基本把一点年轻时天马行空的想法消耗殆尽。由是感慨,也许太多人的坚持,亦不过是指望着那些离开的晚一些。

我自然经历过百米之外末班车有如醉酒后的酒鬼一般晃晃悠悠而来,一切都是缓慢的,偏偏在你赶到那一刻门关的是干净利落。任你扯破了喉咙也没用了,最后只能说一句你妹啊来泄愤。有一次怎么也打不到车了,就在凌晨一点的夜里奔了有两公里,那也是毕业前为了减肥练出来的好体力。所幸天不绝我,恰有一夜里玩回来的同事打着车路过,车出去有一百米又倒回来,问我:你是财务部的吗?好像年会见过你。

年会那天我颇为风骚,上去唱了首歌还抽中了个二等奖。断没想到风骚也是有好处的,解了自己要奔七公里的围。车上闲谈,竟发现此人与我住的甚近,而住的地方也是我高中上班车的部队院。北京人与北京人碰头,自然会问哪个学校的、哪个院的,然后揪出一群人问认不认识,有一个认识的,也觉得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的感觉。但很遗憾这次全都是第一次听的名字,不过也觉得很熟悉了,至少有无数个可能,那些人也许都见过,只在身边擦肩而过就是了。

我开始理解乔布斯演讲里说的,你生命里很多事情都会连在一串,而这也许需要你多年以后才会发现。我所经历的每一个地方,多年以后看来就如同设计好的一样,会如此合适。当时亦不过是觉得无非是多种选择中的随机一种,只要有一点的变化就蝴蝶效应了。这种感觉会让你开始回忆并不漫长的人生,在每一个节点你的冲动与无奈。

所幸那辆公车来了,它来之时,我也不用狂奔百米去追一个欲去还留的背影。雨后的泥土气息让我的疲惫稍轻了一些。在北方润湿的暗夜里,许多故事与霓虹在城市的每个角落透着朦胧的烟气正蔓延着吧。昨天,今天,明天。恍惚中,窗外不再是旅途,而是依稀而过的太多故事。就好像我从前爱坐火车胜过飞机,即便那34个小时也不能阻止我。只不过到我对生活有些倦怠了之后,就很难再有去体会每个细节的心境了。

在某个时间,最好金龟换酒,相与醉沧州。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