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清醒的爱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徐良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九月30日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成回忆。每天看着寝室阳台的那颗合欢树(很像凤凰木),时不时忆起南方。开学三周,终于渐渐熟悉了浙大的生活节奏,每天7点起床,不再是厦大的中午12点。浙大的特点可能真的是大。五个校区,我住在最不起眼的西溪校区,相比厦大在鹭岛南部自成中心,西溪校区就是杭州市中心一个很不起眼的小点。

开学必须完成的三个转变,从本科生到研究生的转变,从中文系到新闻系的转变,从厦大人到浙大人的转变,其实这种转变对于多数读研人都会面对,前两个转变,无非听听老师的话,每周读不完的推荐书目和必读书目,然后下周seminar上作个发言或是参与讨论。对于厦大人到浙大人的转变,或许是厦大人太过骄傲,每次和新同学聊天,言必“我们学校如何如何,这边怎样怎样”,“最美丽的校园”、“上弦场、环岛路跑步”、“校长说要有咖啡,于是就有了咖啡”、“厦大寝室是刷卡进门的”、“在厦大寝室床上就可以wifi上网”、“蓝天”“大海”、“文艺小清新”、“南墙”、“公共空间”……这一切的一切估计都会让这边的同学心生厌恶,恨不得说:“厦大那么好,滚回你的厦大去!”我想我应该会在浙大毕业之后会骄傲地说一句:我是浙大人。此刻,我口中说出的“我们学校”似乎真的是厦大。

我无意比较浙大厦大的好坏,毕竟,就算把厦大吹上天,浙大依然是浙大。浙大的研究生只有两年,第一年集中上课,第二年就要面对实习工作和毕业的事情,我入学第二天,我导师就远赴美国访学,相比那群动不动就是导师请吃饭、同门爬山喝茶,导师分派课题项目的同学,被导师“遗弃”的我有时会产生某种孤寂感。导师出国前一天,我找导师聊天,期间有聊到南墙、公共空间,导师大概说了一句:“希望在南方。”然后导师鼓励我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坚持做自己,她都支持。这些话我越发想念厦大,想念南墙的每一位。开学时因为不习惯新生活喊出的“厦门大学解救国内高校”的口号,现在才发现,原来南墙或是公共空间也来殖民zju。

杭州是另一座美丽的城市,而浙大就是浙大,我有太多的理由抬头迈向前方。只是离开厦门的时候,我哭得一塌糊涂,因为我足够幸运,年轻的时候待过厦门。

只有1条评论 »

  1. 呵呵呵,你也在杭州哦。。。比我们好了么。。。至少在市区。。。我们在下沙这个角落都过来咯。。。希望你早点适应这里的生活。。。杭州很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