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第二十七期導言:時光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本期导言, 马军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九月30日

算上志興交上的《百年故事》,本期一共收集了十篇文章。分別是陳鼎琪的《關於秋天的故事》《你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陳大師的《錢包、駕照與加班》,一沛的《我的小毛巾被》,范否的《“我愛你,永別”》,王丹的《沉默時間》,柘錦的《研究生:静下心来做研究》,本人的《一家兩扇門——我對兩岸政治定位的看法》,以及徐良一篇未署名的文章。我就獨斷專行一次,按照群郵件柘錦的評價,將這篇文章叫做《清醒的愛》好了。

相片是時間軸上的任意門,隨便一聲咔嚓的快門響,隨便一個手寫或敲打出的文字,留下來的都是一塊固體的時間。對時光的關注,竟成了九月大家共同的主題,不知道這是南牆人心有靈犀的默契,還是我們共同解讀生命的另一種視角。

假如真如志興的題目,這組圖片是一百年前拍下的,那麼現在照片上的這組人,大概應該都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以前讀書的時候,始終搞不懂歐洲人的“靈魂不死”到底是什麽意思,看了這組圖片,似乎明白了很多。我們終究凡人,也許無法在短短百年中著書立說,或者留下什麽偉大的發明。但是人生在世的每個瞬間,都是我們曾經活過的證據。把瞬間留成永恆,其實就是靈魂不死的一種解釋。

能把瞬間留成永恆的,不只是攝影,還能是文字。范否再一次用他冷峻而又溫情的筆法,在這個世界上留下又一組悲傷的故事。這種悲傷我們見得太多了,過去發生了不少,現在還在不斷輕度的發生著。我們可以讓天宮上天,卻不願用這份力氣去阻止一根電線落水。我們可以一組對一家的維穩般的慰問,卻不愿用這份力氣去做好問責的制度。我們不願意悲傷的時光再次出現,現在則只能將發生著的時光記下來,變成永恆。

能把過去變成永恆的,不只是文字,還能是回憶。人到了新的環境,難免不自覺的懷念起過去的時光。徐良到了浙大,開始懷念廈大。鼎琪回了北京,也是懷念廈大。廈門是用來離開的,廈門也是用來回去的。而用來離開的,也是用來會去的,是什麽的?是家。廈門是我們的家,我們年輕時在那呆過,老了還要回去的。能把歲月和廈門聯繫起來,我們的歲月,就永恆了。

能把歲月變成永恆的,不只是回憶,還能是生活一切的種種。陳堃的錢包和一沛的毛巾被,柘錦的學術王丹的責任,不管是過去的還是現在的,抑或是我們每天盼望的未來的,只要有一顆自省的心,我們都能把每一個時間點活成永恆的時光。請讓我們保持著對生活的清醒,讓我們把有限的喜怒哀樂,盡可能多的轉換成為永恆。

而此時此刻此地,永恆這兩個字對我而言,就是和你們一起,穿上夾克帶上頭盔大喊一句:“去騎摩托車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