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独在异乡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王丹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十月30日

晚上送老妈去南站,以往都是她去北京西站送我上去往厦门的火车,现在倒好了,整个反了过来,我送她回天津,大抵是岁月不饶人吧。

回家的路上,还真是有些不放心的感觉,好像我一下子成了大人似的,虽然确实也不小了吧。老妈跟我说,她同学的儿子,总时不时拍拍他同学说,“老爸,听话,听话”,她同学说她也差不多了。别说今天送她上火车那刹那,还真有那么点感觉,心里有那么些自豪也有那么些伤感。

来北京也快2个多月了,谈不上适应不适应,本来就在天津长大的,从小就听人常提起北京北京的,当然就算在南方,也经常听人提起北京北京的,北京是生活在新闻联播里的城市,全国人民想不熟悉也难。

这次回来,令我自己惊奇的是提得多的不是天津,反倒是厦门。就想四年前刚到厦门时,总爱提起家里宽敞的街道诙谐的生活气氛一般。到北京了,反倒总爱跟人提起厦门高高的天,深深的海,清新的空气,还有满校园满街道悠闲的咖啡馆。这个时节,大概可以吃柚子了,北京的柚子皮厚且看着干干的,还很贵!每次看到路边的柚子心里总免不了怨念一下,顺便怀念下厦门多汁的大柚子。

这多少有那么点矫情,更是谈不上适应二字了。本来就不是北方的特色水果,想吃水果,又实惠又甜的苹果多的是,这让我想起刚去厦门时,我好像还真就是这么抱怨厦门的苹果和梨的。其实,无关水果,大抵不过是一种想念罢了。

在北京的生活开始是寂寞而单调的,单位里有同事是北京的,开始时总爱问人家北京有哪儿好玩儿。他竟也说不上什么地方好玩儿,让我多少有些无奈,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光学习了,学太多学傻了,白白浪费了大好青春。

后来想想也可以理解,你若问我天津有什么好玩儿的,我也答不上来,别说还真是有很多人问我这个,一般陌生人开场总要问个姓名家乡什么的,好似到英国总爱问个天气啥的。我总是卡壳,另一个卡壳的就是“天津话怎么说”这类问题。后一个问题我第一个想起的词汇,总是“大一巴郎”,但是我总不能刚和人见面就跟人聊这么露骨的东西吧,咱好歹也是半个淑女。

虽然生在天津,长在天津。但要是天津哪儿好玩儿还真得想上一会儿,别人问起时我总爱狡猾地说道,天津的特点在于早起去公园看老大爷遛鸟练剑下象棋,听寻常百姓聊天,体会其中的悠闲自在,这是很难说清楚的一件事,几个人天津人聊天,外地人乍一听总感觉好像是说相声,这倒是常有的事儿,一个城市的文化是融在一个人的精神气儿里的。

其实啊,这“不知道”反倒是一种专属于家乡的“知道”,你知道这一生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让你慢慢了解这里,慢慢逛,慢慢看,慢慢聊,所以反倒从不急于一时,倒是去了外地一定要好好打探一番,尝尽当地美食,阅尽当地美景,才真能对得起“不虚此行”,事后和亲朋好友聊起,也能好好展示下“见多识广”。

从这个角度看,对于家乡的某些“不熟悉”,便有了别样的温馨,如果再遇到有人聊起,每每看到对方一脸困惑和满足的样子,倒真真儿地是让人羡慕起来。

好在家乡这东西,是人人都有的,到了异乡也不用担心。只要你想它,它也会想你的。

标签:,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