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作者归档

风筝离开的日子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 发表时间:2015年六月8日

我想起他辞职的那天在微信朋友圈里说,妈妈,请放心。我想起他奔跑在南京雨夜,想起他穿行在演唱会座位之间,想起他说起旅行的时候,在凤凰,在古雷半岛。那些样子在我脑海里盘旋着,最后都变成了消融在夕阳与天际的背影。在聊了许多之后,啸帝说,我骨子里还是个文艺青年。于是他离开,北京的四月天穿着短袖,背着书包。外面杨絮飞扬,让我想到了有一次去找他,在总统府旁边的一座小寺庙看到的有如凝在空中的樱花瓣。



山长水远知何处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 发表时间:2012年七月28日

我便思考起人生的旅途,一者如小文公庙之前的旅途,边走边玩,到了真正奇绝的时候,不过驻足停住,看一眼,而或干脆往前再走两步,再撤足而回;再者如前面因时间缘故,不敢多做停留,只一口气从小文公庙到大文公庙,再至大爷海,最后至拔仙台。前面所有只为赶路,牺牲太多,只想着山巅的风景,与一览众生的气魄。就我所见风景而言,山巅之景,未必便要比之前小山峰所见强到哪里去。由是如此,许多人便要后悔,需知收获与成本往往要拿来比较的,成本太大,收获却只多一点点,后悔便要多很多。



第三十四期导言:在生命的节点上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本期导言 • 发表时间:2012年六月8日

2012年,南墙的诸位绝大部分已经离开学校,开始人生的下一段旅程。从厦门出来,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城市里学会独自承担、独自生存,独自陷入理想失落后的彷徨,独自寻找理想的重新含义。在忙碌的生活面前,我想再敲起键盘,去缓缓诉说自己的故事,也许已经太奢侈。但我相信各位在寻觅到自己在茫茫人潮中的定位,发掘自己最真实的价值之后,一定会重新讲述未曾讲完的故事,那些少年时的青葱与爱情,随着若干年后润湿喉头的杯酒,与往事干杯。



谁还记得这段路是如此漫长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 发表时间:2012年四月30日

在我工作那年,有人会告诉我,如果我们三十岁那年,依然要靠体力去换金钱,就已经算失败了。我那时还狠狠点头,仿然看见三十岁的自己,已经可以打着手中的电话,调动几十亿资金,随便一个关系,就可以千山万水踏破。如今两年过去,我才知道,如果三十岁要达到这个标准才算成功的话,成功就果然是个小概率事件了。我想的东西再没沿着毕业那年的海阔天空而去,而是像太多这个世界的人一样,在哪个年纪,找到哪个人。三十岁的我们,可能还要背上电脑包,挤上那一班公共汽车。唯一可变的时候,会知道走之前在镜子前紧一紧领带,那年的帽衫和球衣挂在房间的角落。有些事物,会从习惯变成纪念,进而是一段过去的时光。



异地恋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 发表时间:2012年二月27日

大学时,我见许多人因为从天涯海角而来,便因异地而分手;大学后,我见许多人从此海角天涯而去,又在毕业前草草了断了一些海誓山盟。于是这里更像一场梦了,不知开始,不知结局。只剩在海阔天空的世界里,那些兀自少年的声音里,一点天真的执念,残留过的执子之手、天荒地老。也许有过真正离别的人会知道,那双曾几牵着你的手,在短短时光之后,挽起了谁的臂膀,戴上了谁的戒指?于是是谁的唏嘘,谁的惊叹,谁的无声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