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Posts Tagged ‘自由’

直立行走的花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康广隶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十一月21日

花儿为了沐浴阳光,请愿。而“请愿”这件事,在这片悲伤的土地上,从来脱不开与鲜血的关系。你跟他说,我喜欢这个事情,没用。这个事情很有意义,没用。然而,当你说出自己看来不那么重要的东西,说要以学校的名义发几篇science、nature的时候,领导激动了、落泪了,不但同意你换个土壤去晒晒太阳,还将此作为自己开明的大字报各处张贴。因为他们觉得,nature和science,这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请予我免于恐惧的自由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范否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三月31日

郑民生既是这个“社会”造出来的可怜虫,也是这个“社会”放出来的魔鬼,来制造更多的可怜虫,正如那些孩子,那些父母,还有不得安居乐业的所有人。



我们都爱一个商人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康广隶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三月31日

我明知道无奸不商,我也知道妈妈是为我们好。可是,面对一个奸商,我为什么越来越不喜欢我的妈妈了呢?



谷歌中国的最后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三月31日

再没有自动的连接,就要更艰难的去求索,如同我们从象牙塔里出去,天空海阔,但也要随时记得,北方有北极星,南方有南方之强,简称南墙。这世界一将功成万骨枯,怎么走,你们自己选择吧。



北京杂记之二:金台路的十字路口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陈秀月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八月31日

在匆忙的一天里,若没有特殊的原因,我们很少去开发陌生或看上去与我们生活无关的领地。直到有一天,我从朝阳公园坐车回到金台路西时,才发现沿着金台路北的方向到达我一直找的朝阳公园不过两站地。而那天,我愣是千里迢迢地从金台路北的方向途径十几站,才到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