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黄丽香专栏’

他们不是英雄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黄丽香专栏 • 发表时间:2012年七月28日

2001年开始实施撤点并校,为了整合教师资源,很多屯里的教学点或者人数较少的村完小都被撤并到镇上中心小学去。烟屯处于龙茗镇东南村的一个非常偏僻的旮旯里,屯里的留守老人们不忍心将六七八岁的小孩送到镇上去让他们独自生活。董祥并没有想太多,他只知道自己不回来的话,学校里没老师,这个教学点就会被撤掉。



如果这都不算爱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黄丽香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十一月30日

爷爷是世界上最男人的男人了。他把整天絮絮叨叨,挑剔他欺负他的奶奶当成小孩子一样,去包容她去爱护她。他一辈子勤勤恳恳地按照自己的信条,活成了村里德高望重的人。如果不是我哪一次坐在他自行车的后座,他停下来把被雨水冲坏的小路修补好;如果不是奶奶经常骂他傻,一个人跑去修宗祠的墙、去帮别人干嘛、去修路……这些美好的品德,我就会都不知道,其他人就更不会知道了。他从来都只是默默地做,从来都只是为了自己心安。



丽香情书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黄丽香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六月30日

关于爱情,大饼说:第一,找到一个能领会你的爱的人。第二,如果找到了,那就可以不顾一切地付出你的爱了。后面,一切水到渠成。我只能说我命好,我们都找到了能领悟对方爱的人。因为他投入深,我也想投入深。



我在玉树伸手摘云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黄丽香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四月13日

玉树整整待了半个月,从煎熬硬挺到慢慢适应,再到后面几天的生龙活虎如鱼得水,让这短短十五天被稀释拉长。情绪和身体的复杂变化,总让我错以为我是在这块伸手可触天摘云的土地上生活了好长好长时间的外来人。是的,外来人。小保说,你们往街上一站,太扎眼了,明显的异类。一直到我临走前一天,我和小保告别时,小保还对我说:赶紧走吧,你不属于这里。



倒霉孩子生活一箩筐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黄丽香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八月29日

参加学区作文竞赛,题目是“我的理想”。然后我很开心地写着我的理想是当演员当明星,洋洋洒洒把格子都写满了,充分表述了我对那种糜烂生活的向往。交卷的时候,我还特地看了看别人写的。医生、警察、老师……倒霉孩子。我当下就觉悟了,庸俗啊,黄丽香年纪小小就庸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