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野蘅专栏’

第三十六期导言:毕业后的南墙,悬浮与扎根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本期导言, 野蘅专栏 • 发表时间:2015年六月8日

成长是有多个维度的。这一度的成长是越来越嵌入结构,感受其的存在;那一度的成长却是从中去发现更多超越的可能。成长是追着日头跑,丰厚生命;成长也会让我们遭遇伤逝,知道重逢不易,珍重每一场告别。我会勉励身边的朋友,体味过痛苦,幸福才会有质感,我们才真实地活着。作为主编,再一次感受到书写的力量。书写不仅是记录,还是反抗和赋予。在书写中,我们记录当下,反思自我,体味生命的意义,我们得以重新阐释和梳理与自我、与他人、与环境的关系,在空中落地,扎根大地。



第二十四期导言:六月我们谈情说爱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本期导言, 野蘅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六月30日

南墙人会爱,有癖,少浮夸,多情感,旷达到可以什么都不是又什么都是。土楼里生活,庭院里喝茶,广场上放风筝,为生活的本真而活。也所以爱情和理想是南墙一直的主题。我想这氛围难说与厦门无关。
宏大的叙事已经不能够取悦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于是电影中一抹江南朦胧色就成了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南墙人真是宁追风月不控政治啊。



野蘅情书:致陈鼎琪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野蘅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六月30日

且不对幸福的标尺作道德考量,每个人都有幸福的定义。茫茫人海中,佳人只在灯火阑珊处,是因为两个人要有不用多说都懂的默契,一牵手世界立即明亮,这有多难。情书说到底还仅仅是工具,不是对的人再动人怕也不行。对的人在哪里,会不会出现,就看是否相信爱情了。



闲话古流缘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野蘅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四月29日

纯一哥曾问过我,理想的生活是怎样?那天午后绕着芙蓉湖走停,晒着冬日太阳很舒服。我盯着台阶,一级级走上连湖心岛的小桥,脑子里很自然地勾勒出家里的书房,我说,应该还是让我画画、拉琴、看书写字的生活吧。后来想想,是啊,什么梦幻啊远方啊,问问自己,最合意的还不就在身边。



先做一个捡珠子的人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野蘅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三月26日

跟老师谈职业,老师说,大多人艳羡一份工作的原因是看到了这个行业金字塔顶的人的生活,殊不知在攀登的过程中可能经历巨大的艰辛,甚至永远到不了。我说,如果是我爱的,艰辛对我来说也许会是享受,到不了金字塔顶,我也可以怡然自得。